百鬼現(4)

“懾鬼咒”成,邪魔象現,一圈圈慘白色的光紋,如在水麵的漣漪般,不斷向外擴大,直至到都市的邊緣。wWw,QunabEn,Com

慘白光紋掃過之處,漆黑的天幕忽然閃現了下詭異的毫光,隨後又越發的黑暗,將一切光源吞噬掉。

同時,由“黑風大陣”和“九煞召鬼幡陣”合成的新陣,在陣法內“生”,“死”兩門的白澤和青鸞兩個也迅速行

動,他們兩均以自身的神獸之力催發陣法,讓它加速運行。

陣法的加速運行,使得遊離在空中的靈力和隱藏於地下的倭島龍脈地力,被大陣迅速的吸收,進而轉化為一股鬼力

,一部分散射到空間當中,而其餘的就紛紛以莫測的速度湧到主陣者肖可兒的鬼體之內。接著更多的波動從肖可兒的

身上擴散。

倭島地下的地脈jing元則一極可怕的速度流失掉,要知道地脈jing元是維係整個陸地穩定的先天元力,原本倭島的地脈jing

元就十分貧乏,現在流失了那麽多,後果會怎麽樣大家都不知道,就是要恢複過來也需要極漫長的歲月。

其實李月軒就是要用這個極度耗費先天元力的超大範圍召鬼大陣來消耗倭島最為重要的根基,召喚萬千鬼物倒是其

次的。

既然你們這幫混蛋膽敢打我華夏地脈主意,就別怪本尊心狠手辣了!九幽!……依然是閉著眼睛的李月軒

心裏暗爽不已,召喚鬼物讓dj變為一座鬼城,毀了人家地脈根基斷它們後世的生機也罷,李月軒的最終目的,有一

兩個九幽魔獸會受不了如此的損失而跑出來讓自己鬆鬆筋骨,那九個禍根實在太狡猾了,自己找了千多年時間無論

對它們的屬地幹下什麽,也沒有找著它們。就是找著了一隻鬼車獸教訓教訓而已,但是僅僅如此,如何能消氣?當

年挑撥離間使得後羿和自己的好友金烏十兄弟互相攻擊的帳先不說,就百年前它們騙自己回到九州仙界三十六天,

並且暗中趨使或引you諸列強入侵華夏,使得自己心魔大發,差點就成為“無上魔”的帳要是不計較的話,自己“記

仇星君”的外號不是白叫了麽?

正想著,那邊肖可兒的“步罡”也宣告完成,飄渺詭異的鬼力波動再次向外擴散,加上她手裏的那柄強悍法器的強

力增幅作用,一時間讓那距離肖李二人不過樹十米的萬千鬼物頓時止住了動作,紛紛流露出恐懼的氣息。“無色天

鬼”的身份,“九煞召鬼幡”的鬼力,和剛才唱出來的“懾鬼咒”的三重效果複合,讓“黑風大陣”與“九煞召鬼

幡”融合成的陣法範圍內的所有鬼物皆驚恐不已,有些脆弱的,已經完全向頭頂上的那可怕的上位者屈服了。

肖可兒見狀隻是微微的一笑,原本安恬平靜的笑容,在如此的環境氣氛下,顯得格外的詭異。她偷偷的看了側旁的

李月軒一眼,隻見他雙眼微合,仿佛對周圍的一切漠不關心。

再笑了一下,一轉頭,肖可兒已經變得肅穆莊嚴。她將手中的那柄“九煞召鬼幡”往頭頂一舉,作為魁首的這柄法

幡便向外射出八道黑中帶紅的鬼力,分布於dj的八根法幡,九根法幡之間互相聯係起來,dj之內的濃鬱鬼力再次攀

到新的高峰。無盡的鬼力遊離於空間,一部分被肖可兒吸收,更多的是強行進入到那萬千的鬼物的體內。

一時間,原本的萬鬼怨號,都變為萬鬼悲泣。

由地脈jing元直接轉化成的,極為純淨的鬼力在它們的體內,將它們原本極為雜駁斑斕的力量徹底淨煉,其實對它們

有莫大的益處,但是這個過程由原本的數百,甚至上千年一下子縮至短短的幾息光陰,其過程之強烈,諸鬼所受的

苦痛根本就不是常人所能夠理解的。所以,它們隻能通過淒厲之極的慘叫來稍稍宣泄一下之極的無盡痛苦。

在極強烈的痛苦之下,它們忘記了恐懼,它們發了狂似的,到處亂飛,有的甚至互相撕打,吞噬對方。它們有大多

都想逃跑,但是因為現在那個可怕的複合陣法將自己一眾死死的困住根本就不能衝開;它們也想合力將使得它們如

此痛苦的那個上位者滅掉,以斷絕自己苦痛的源頭,但是那上位者的力量根本就不是自己這些下等鬼物所能抗衡的。更別說她身邊的那個根本看不出深淺的男子,因為有時候有一兩隻強力的鬼物衝上去,還未靠近他們兩,就被那

男子的護體神光給徹底毀滅,化為最原本的鬼力分子。

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象,肖可兒眼裏流露出絲絲的不忍,畢竟自己幾個小時之前也經曆過如此殘酷的過程。她又看了

xia身邊依舊合眼不語的李月軒,神情複雜。

“你很不忍心嗎?”李月軒依舊閉著眼睛,輕輕的問道。

“……”

“你也應該知道,我這個大陣所召喚來的這些鬼物是什麽的底細吧?”

“……”

“它們都是來自黃泉之下,十殿閻君合力開辟的‘新獄’——‘最深獄界’內的最惡之魂,曆萬死也難清其罪孽的

垃圾!”李月軒的話語依舊平靜,但是肖可兒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其中的冷厲。

“我自認自己的心性修為根本夠不上真正的神人,學不了那些大覺者般悲天憫人,廣度眾生,對著這些垃圾,我絕

對不會有絲毫的憐憫之心!”頓了一下,李月軒睜開眼睛看著肖可兒,續道:“但是,你不一樣!”

“……我,我明白。”閃躲開男子的眼光,肖可兒有點兒慌亂。

一時間,兩人再次陷入沉默。隻有耳邊淒厲異常的鬼哭魂唳。

而下麵,隨著瘋狂的撕打和吞噬,強力召鬼大陣裏的鬼物越來越少了,但是剩下的都越來越強悍。

於是,痛苦持續著,慘叫也持續著,但是它們的鬼體則不斷的完善……

到了早上的8點鍾了。但是dj的天空依舊漆黑。

都市周圍的人甚至也開始發覺了異常,外圍看去,看不出什麽異常,但是當他們接近都市邊緣的時候,竟然無法進

入到裏麵!不是碰到看不見的牆壁,就是在原地轉圈,猶如遭了“鬼打牆”。

他們也試圖使用電子通信工具與裏麵進行聯係,但是根本接收不了信號!

人們越發的慌亂,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的首都究竟發生了什麽回事。

到了後來,倭國的警方與軍方也出動了,他們派出不少警察和防衛隊員對首都進行封鎖和包圍。但是因為他們的最

高指揮中樞就在這個城市之內,所以其運作極為混亂。

畢竟到了網絡時代,“地球村”上無論發生了什麽事情,在網絡的傳播之下,倭國首都發生怪異現象的消息很快就

傳遍的整個地球。各國政府在有心無心之間,也沒有將這一消息封鎖住。

各種議論在民眾之間傳開,也在各個電視台上播放著。

全球的人都將眼睛緊緊的盯住了這個臭名遠昭的島國之都,和它的鄰國——華夏。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兩個國家之

間的恩怨,今次的事情與華夏這個一直深藏不露的神秘國度有關也不一定。

直到半小時以後。

各國軍方布於太空中的衛星發現dj上空的那層不明的能量罩子忽然之間竟然徹底消失了!

它們通過那些“天眼”,看不到被那神秘能量層籠罩了兩個多小時的倭國之都有什麽異常。

所有的建築都沒有損壞,整個都市完好無缺。隻是整個城市都靜悄悄的,沒有平常一天到晚也不會停頓的各種噪音。

心急如焚的倭國防衛隊與地方警察一發現可以進入後,馬上全速趕往各大重要部門和天皇的居所——皇居。慶幸的

是倭國的jing神支柱——天皇陛下與眾皇室成員都沒有什麽大礙,當防衛隊感到的時候,他們正安睡在chuang上。

不但皇室成員如此,就連全dj的民眾都是如此。

被軍警們叫醒的他們絲毫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回事。

經過將近半小時的雞飛狗跳後,整個都市總算恢複了平靜。經過不詳細的統計,沒有人在今次的詭異事件內受傷或

者死亡。也沒有什麽重大的經濟損失。隻是民間與官方的一些日常的事務被這次事件耽誤了而已。

正當所有的人帶著疑惑送了一口氣時,災難發生了。

dj內將近3000多萬的人,忽然感覺到腳下的地麵微微的顫動著,家具擺簸不定,幾上杯子的水不斷的溢出,天地之

間隱隱傳來“隆隆————”的悶響,直直震動每個人的心!

生活在這個以自然災害多發國的他們,當然知道這些狀況代表的究竟是什麽!

地震!

太突然了!

震動越來越明顯,“隆隆——”悶響也越來越清晰,都市裏麵的所有人馬上按照從小就在學校學到的避難措施,他

們大多都沒有亂跑亂叫,應該迅速離開電線杆和圍牆,跑向比較開闊的地區躲避。

災難,開始了!

半小時以後。

李月軒等人已經回到了bj.

李月軒的家裏。

李月軒,白澤,青鸞,和肖可兒都圍坐於飯廳的餐座上,邊吃著新鮮的早餐,邊看著電視裏關於倭國dj大地震的情

況。

“目前,這裏的地震已經平息了下來,局部地區還有餘震,但是可以確定今次的地震已經告一段落了……

據有關方麵的測量,本次的地震強度達到了7。4極。以dj為震央……因為本次地震所造成的損失暫時沒有

統計,據稱做為震央的dj市內多座建築倒塌,其中,dj著名神社寶船十番稻荷神社,明治神宮,和頗受爭議的靖國神

社均遭到嚴重破壞……”

聽著電視內主持人那略帶高興的,甜美的聲音,李月軒吃完手裏最後一口油條,李月軒滿zu的拍了拍肚子,嗬嗬樂

道:“嗬嗬,今回狠狠的弄它們一下,相信他們這些混帳有一陣子樂了!嗬嗬……靖國神社……我

讓你拜啊!哈哈……”而白澤則是在旁邊一個勁的吹捧奉承李月軒,企圖讓李月軒忘記要自己進行特別訓

練的事。

至於青鸞則是一麵的鄙夷,看也不看兩個傻瓜。

肖可兒有點兒好笑的看著高興的像騙到糖果吃的小孩子般的李月軒,心裏又有點兒感慨,想不到剛才還是冷厲的可

怕的男子,與現在一麵小孩子般純潔的笑容的男子竟然是同一個人。

肖可兒不jin想到剛才在倭國dj時候的事情。

原來,到了那數以萬記惡鬼終於剩下了剛好一百零八隻的時候,李月軒就讓肖可兒停止cao縱諸鬼互相殘殺的行動.那

時侯,那一百零八隻鬼物因為周圍大陣所產生的jing純鬼力和吞噬許多的同類而進化成為高一級的“陰冥鬼”。

接著李月軒又讓肖可兒使用手裏的那柄“九煞召鬼幡”,將分散於dj各處的一百零八隻凶冥聚集到一塊。

看著眼前形態各異,鬼氣森森的108隻家夥都惶惶然的看著自己兩個,就象老鼠遇到了貓一般,它們知道自己的力量

在這兩個可怕的上位者麵前,絕對經不起他們的一個指頭!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

李月軒和肖可兒見諸鬼的樣子也不jin好笑。

隻見李月軒對肖可兒示意了一下,肖可兒便會意到了她對諸鬼物道:“你們也清楚自己是什麽貨色,我在這裏也不

說了。今次我將你們從‘最深獄界’強行召喚到這裏來,是有事情需要你們去做!”

“……”諸鬼畏懼的看著肖可兒,沒有一個膽敢答話,因為在那可怕的“最深獄界”中,上位者的話就是

一切,膽敢不順從或者提出疑意的,都意味著受刑和毀滅,那裏的規矩硬是讓生前都是大奸大惡,無所不為的他們

沒有的脾氣,都變成了極為馴服的綿羊。

見眾鬼沒有敢答話的,肖可兒又繼續道:“隻要你們能夠幫我完成這事,我答應,你們將會獲得自由!”

一石激起千層浪。被囚jin於“最深獄界”的它們在很早以前,便已經忘記了什麽叫“自由”了,但是今天竟然有人

對它們承諾“自由”!它們才發現,原來自己並非將它忘記,而是將它擺在神識的最深處。現在它們再也忍不住了

,紛紛驚呼!

“是的!你們將得到自由!前提是幫我完成一件事情!”笑了笑,肖可兒說道。

這時,諸鬼當中一個較為強悍的“陰冥鬼”站出來呐呐的問道:“那請問大人您想要我們為您做什麽事呢?”

“很簡單,你們就留在這個國度,集中到一起好,分散到各地也好,盡量對這個國度進行破壞!殺人放火,為非作

歹,都隨便你。”

“……”聽到如此的要求,諸鬼頓時陷入呆滯。

“當然,在你們作惡的過程中,絕對會被這裏的靈能力者狙殺的,鑒於此,我剛才也已經通過大陣來將你們提升為

高級的凶靈。而且等一下我也會給你們一些東西,保你們不會毀滅。”頓了一頓,見有些鬼物有其他的心思,於是

肖可兒繼續背著李月軒之前交代的話語:“你們也別妄想能夠逃離倭國,因為剛才在你們互相撕殺之前我已經通過

‘懾鬼咒’在你們的識海之內打下了‘jing神烙印’了。除非你們是被毀滅了,否則你們根本不可能逃tuo!”

諸鬼的各種心思在這時被這句話徹底打殺了,自己的識海內有了別人的一絲烙印,就代表著他們將成為別人的奴仆

,除非下印者自願消除,否則將永遠受製於下印者的cao縱。就是下印者被滅了,他們也會跟著毀滅,絕對不可能獲

得自由!

見它們的壞心思被徹底打滅了,肖可兒微微的一笑,然後又道:“你們現在是受了我的‘jing神烙印’,但是除了不

讓你們逃出倭島外,我是絕對不會使用烙印的力量毀滅你們的。相反,在你們處於極度危險的時候,我的那絲烙印

也可以發動來保住你們的命。總之,你們的任務就是在這裏盡量搞破壞,殺人放火奸擄掠我不管你,一年之後我

自然會解除我的‘jing神烙印’之力,還你們的自由!”

諸鬼聽了也無話可說,人家是鬼界內主宰一級的高手,根本就不是自己這些“陰冥鬼”能夠對抗的,況且人家也不

屑於欺騙自己這些次級鬼怪。所以得到自由的希望還是有的,就看自己在這一年裏能不能夠熬下來了。

至於搞破壞?它們生前都是無惡不作的人渣敗類,會難得了它們嗎?

於是,這一百零八個鬼物,有點兒擔憂,又有點兒興奮的向兩位上位者請求開始任務了。它們有的獨自一人單幹,

有的就結成三五個形成小團體。快速發散到倭國各地,開始了日後被倭國修行界稱為“百鬼橫行”的旅程!

百鬼離開以後,李月軒便示意肖可兒解除大陣,並收回“九煞召鬼幡”,而白澤與青鸞也在同時收回了自己布於“

生”,“死”二門的神獸之力,並將散布於dj各點上的黑風石回收。

“黑風召鬼大陣”和“九煞召鬼大陣”同時撤消,遊離於都市內的鬼力有的被肖可兒收入體內,有的則在李月軒的

示意之下任由它繼續遊離,好禍害禍害都市內的倭人,畢竟是陰毒惡煞的力量,如普通吸入了鐵定短幾年的命。對

於這樣惡毒陰損的事情,雖然肖可兒不是很喜歡,但是看見李月軒一副理直氣壯,理所當然的模樣,自己又忍不住

跟著他的說話去做。

兩個大陣撤消了,籠罩於dj上空的那層神秘的能量層自然也消失於無形,白澤也跟著解除了對全市人布下的昏睡迷

魂的術,而原本在不斷流失但是還是處於穩定平衡的能量勢態馬上被打破,地脈元力因為流失了許多,並且產生了

混亂,對地下力量的控製也大大的減弱了,於是就出現了一場挺厲害的地震。

今次李月軒抽了人家的地脈元力,又召喚百鬼讓它們搞破壞,還引發了強烈的地震,但是李月軒這壞蛋還是覺得不

夠,於是他便帶著肖可兒等人(姑且稱之為人)在地震發生的時候,使用“撼地咒”將人家dj內幾十座神社和寺廟

統統給毀了,尤其是那座靖國神社,連一塊完整的磚塊都找不到了。

想著那時侯高興的像個小孩子般的李月軒,肖可兒也忍不住露出溫柔之極的微笑。

“……”恩?怎麽忽然靜下來了?肖可兒終於從思潮中醒來,往身邊一瞧,隻見他們三個直了眼的盯自己

看,馬上讓本性內向的肖可兒低下小腦袋,俏臉上升起兩道紅霞,之極。

“無色天鬼”,相當於天界天仙一流的存在,雖然肖可兒的心性修為所限未能完全熟悉自己的力量,但是其擁有的

先天媚惑之力,就是神人一級的存在也難以抵受,比擁有九陰絕脈的張麗華也毫不遜色。剛才肖可兒的嫣然一笑,

便讓李月軒三人呆滯住了。

好一陣子,李月軒首先醒來,他有點兒尷尬的說道:“恩,哪個……嘿嘿,我們三個剛才……嘿

嘿剛才失禮了,對不起。”

“……”肖可兒也不說話,隻是輕輕的點了下頭,表示無礙。但是臉頰上的紅暈依舊紅潤……

終於強行壓下心神,李月軒擺出了嚴肅的表情,對肖可兒道:“可兒,不,肖小姐。現在你答應我的事情已經辦好

了,按照我之前對你的承諾,你準備什麽時候到‘無色天境’去?”

說到這個,肖可兒的紅潤的俏臉上也變了,變的平靜下來。

“……”李月軒他也不說話,一時間屋內便隻有電視機嘈雜的聲音。

考慮了好一陣子,肖可兒有了決定,她依舊低著頭,嘴裏輕輕的說道:“我……我生前,是個學生,我在

倭國留學。”

“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我便可以完成課程,得到我一直夢想得到的學位,回到華夏,回到我的家,跟我的父母,

我的朋友一起生活。”

“但是,那些可惡的,竟然在一個夜晚,強行闖入我的居所,將我擄走。”

“我在一暗無天日的地方,受盡非人的虐待!”

“虐待持續了五天,我也很佩服我自己竟然能夠在這些的手下熬了五天。”

“我死了,我以為自己死了,靈魂便能夠從他們的手裏逃tuo,便能夠回到自己的家。”

“但是!我的靈魂並沒有tuo離他們的魔zhua,自我死亡的那刻起,我便什麽都不知道了。”

“再後來,你就將我從無盡的黑暗中救出來,雖然我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我了,但是我擁有了報複的力量!今次的事

情,雖然是對倭人做了報複,但是還遠遠不夠!”

“雖然我之前說過一切都終歸要沒有的,但是我真的很不甘心,也,也很不舍得。”

“我在這個世界,還有大仇未報,也有親恩未報!”

“所以,我希望留在這裏,不到那個‘無色天境’。”說道這裏,肖可兒已經珠淚漣漣,楚楚可憐的,讓人不忍拒

絕。

“……”李月軒在考慮著。白澤和青鸞也不作一語。

“可以,但是你必須獻出一絲jing魂交與我,並且接受我對施下的‘jing神烙印’。當初是我將你變成‘無色天鬼’的

,我必須對你的一切行為負責!”

肖可兒爽快的答應道:“沒問題!”於是便將自己的一絲jing魂交與李月軒,並接受李月軒所施的‘jing神烙印’。

一切完成後,一直安安靜靜的青鸞馬上高興的撲到肖可兒的懷裏喊道:“好啊好啊!那以後青鸞總算有個伴兒了!嗬嗬嗬嗬……”

與青鸞屬性相克的肖可兒原本很是畏懼眼前的這個丫頭,但是現在看她如此的可愛,也忍不住嗬嗬直樂。

這件事情,總算告一段落。

真的如此嗎?

半小時後。

李月軒的神器太陰玉盤的廣寒幻界內。

“啊—!”猛然,負責管理幻界的神——獸玉蟾被一聲極為淒厲的慘叫驚醒了。

“怎麽回事啊?”最是貪睡的玉蟾煩躁的嘟囔著,動動身子又想繼續睡覺。

但是,好象是故意與他過不去,又一聲慘叫響起:“啊!主人!我受不了了!求您……求您饒命啊——!”

“可惡!”美夢再次被打擾的玉蟾憤怒不已。他馬上化為人形,手持著自己的八尺玉杵,衝出自己居住的玉蟾洞裏,要教訓教訓那打擾了自己睡覺的,萬惡的家夥。

但是,剛邁出了一小步,玉蟾便以可怕的速度回到自己的洞穴裏麵,蒙頭大睡。

“不關蟾蜍我的事,蟾蜍還是不管的好……嗬嗬,白澤那傻冒,怎麽就敢惹了主人了呢?嗬嗬,活該!”

“青鸞妹妹,月軒這樣……真的沒問題嗎?”看著“廣寒神桂大陣”內的遭受可怕的“特訓”的白澤和在陣內一麵笑容,負責監督的李月軒。肖可兒有點擔憂的問身邊看的樂嗬嗬的青鸞。原本她也想跟白澤一樣,稱呼李月軒為主人,但是李月軒堅決拒絕了這一稱呼,讓自己叫他的名字就好。

“可兒姐姐你放心好了!死不了的!”剛說完,有來一聲慘叫:“哎呀!主人啊!我真的錯了!您就饒了……啊!”

“恩,那個,青鸞妹妹……我……”依舊看著陣內的特訓情況,肖可兒yu言又止,麵上露出羞澀的紅暈。

“怎麽了?”有點不解的青鸞看著紅霞漸盛的肖可兒。

“那個……月軒的那個女朋友……她漂,漂亮嗎?”憋了好久,肖可兒終於問了出來。

頓時,青鸞好象是明白了什麽,“嘿嘿嘿嘿”的壞笑起來。

“啊——!好痛啊主人!我求您,求您……啊!”

分割線~

總算完成了這一卷了,下一卷會更加jing彩,小李也會更加的努力寫好這一本書的,希望各位大大能夠繼續支持小李,別忘了多投票啊!小李鞠躬!

</p>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