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倭國攻略 第33章 須佐之威!

此刻,最先進入神殿的阿蘭德尼在殺了幾個發現了自己的倭人,並且閃過了剛剛走出去殺敵的大隊倭國守護族人,走到了神殿大堂。wwW。QuanBeN-XiaoShuo。coM

“殺!”一踏入大堂門口,一陣喊殺聲暴起,阿蘭德尼見得是幾個倭人,他們已經手舉利刃,以極為嚴密的合攻之勢襲擊自己這個外敵!

“哼!”見得那道數人編織起來的寒光劍網,阿蘭德尼沒有絲毫懼意,反而一聲冷笑,手上的純白短杖已經向前推出!

“轟隆——!”“啊——!”爆鳴聲和慘嚎聲同時在響起,強光爆發中,數個人影被強大的衝擊流轟出,狠狠的摔在牆壁紙上,牆壁頓時染上團團血跡!

赫然,那幾個就是剛剛怒聲喊殺的倭國人!

“不自量力!”光華散去後,了無損傷的阿蘭德尼冷笑著,手上短杖再次揮出,數道彎刀狀的白光之刃已經朝已經倒地的幾名倭人!斬草除根!

但是,能成功嗎?

“嗡嗡嗡嗡——!”正當那數道白光彎刃就要擊中倭人的時候!那些白光之刃居然像遇到了什麽阻隔,竟停滯了下來,不得寸進。而且,在嗡嗡鳴聲中,那些白光之刃居然如遇火蠟燭那樣,消融了開來!

不過轉眼間,那些凝聚了頗弄聖力的白光之刃竟被完全的消融,

“是誰?”看到這種景象,阿蘭德尼心頭一驚,大聲喝道。手中短杖再次揮出,更多的白光之刃如暴風駭浪般湧向四方!

“哼!”但是,一把陌生的女人聲音驀然響起,接著,那如暴風駭浪那的多道白光之刃跟之前的那幾道一樣,全數被停滯,並且被消融!

“是西方教廷的人嗎?還是個魔武雙修,現在真是少見啊……”正驚異間,大堂深處傳來一把溫潤淡定的男子聲音,接著一連串腳步聲不快不慢的由遠而近。

終於,阿蘭德尼看清了來人的模樣。隻見領頭的是一男一女,背後是一群身穿巫女服裝的女人。

隻見那領頭的女子神色平靜的看了早處在戒備狀態的阿蘭德尼一眼後,便伸手指了下倒地的倭人,道:“扶這些族人到後堂。”

“是,殿下。”後麵的一眾巫女齊聲答應,垂頭走出大堂,將倒地的族人攙扶起來,然後走進後堂不再出現。

在那些巫女動手攙扶的過程中,阿蘭德尼很想出手,但是他不能!因為那個男人!

他身材高大健碩,穿一身古式白色袍,很是合身,一頭銀灰色的長發披散顯得有些淩亂,額頭上地幾縷亂發遮擋住了眼神,那亂發之後目光閃爍,猶如冬天夜晚天空上的寒星一樣明亮。隻見他的白袍腰上係了一條金色腰帶,身後一柄巨型雙刃重劍。

阿蘭德尼明明感覺不到他身上有一絲一毫的能量波動,跟普通人一樣。但是就是對著這個沒有一絲能量波動的男子,卻讓自己心裏偏偏產生一種極為畏懼的感覺。仿佛他所麵對的,不是人,而是……

這男子從大堂後走出來之後,與那女子並肩站立,沒有說話,隻是靜靜的盯著阿蘭德尼看了一會兒。

那銳利地眼神在阿蘭德尼維身上掃過,瞬間讓他有了一種仿佛被人完全看透了的感覺,身上的肌肉居然也不自jin的僵硬、顫抖。

“……你沒有遺言嗎?教廷的騎士?”良久,男子眼裏閃過一絲失望,道。

看到了那絲失望,阿蘭德尼心裏興起一陣怒火!他手上的純白短杖馬上散發出極強烈的白色聖光,氣勢瞬間提升到巔峰狀態!

“遺言?留給你說吧!閣下!”冷冷的說著,阿蘭德尼的怒火已經將心底裏對那個神秘男子的畏懼完全壓下來了!

男子搖頭微笑道:“那行,開始吧!籬,退下吧!”

“是!大尊!”聽到男子的話,他身邊的女子恭敬的說著,身子已經向後退去。

阿蘭德尼怒聲喝道:“接受淨化吧!異教徒!”說完,他伸出另一隻空出的手掌,掌心之中一陣濃鬱的白色聖力瞬間凝煉出一柄光劍!

下一瞬間,隻見他飛身上前。人在空中就一劍劈下。這一劍寒光四射,充滿了淨化湮滅性質的神聖之力發揮到了極致。整個房間裏都瞬間被白光照亮了,那光劍的尖端更是帶出一團夾雜了神奇的白光旋渦,朝著那白衣男子呼嘯而去!

一身輕笑,那白衣男子淡淡低語:“華麗過度……神聖之力可不是這麽用地。”

他話說地很慢,那灰衣仆人地劍來的極快。可這時候。時空卻仿佛產生了一種錯覺般的扭曲。明明阿蘭德尼一劍已經刺向他的麵前,可當他緩緩說完這一句話後的時候那劍還沒有刺到他地身上。

這種時空扭曲的錯亂感,阿蘭德尼也明顯的感覺到了,而且還非常的難受!但是,他無法改變這種詭異的形勢!

相反,這時的白衣男子則很是悠閑,他輕輕笑道:“難道教你劍術和教廷神聖之力的人沒有告訴過你,如果不能將力量集中到一點,縱然把這能量使地再華麗花哨,也隻是華而不實地空架子嗎?騎士?”

他口中悠閑的教訓著對手,身子依然站在原地。

而對手的劍,卻始終刺不到他的身上!

終於,他才仿佛輕輕的那麽招了招手,在阿蘭德尼驚恐的眼光中,那漫天的白色神聖之力,居然在他的揮手之間就被全部收了起來!

他的手掌之間,仿佛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那所有的光都全部在這漩渦之中被狠狠的吸了進去。房間裏四處散布白色光華,也凝化作幾股,流入到了他的掌心裏。

最後凝聚起來,越聚越小,明明是布滿了整個房子如怒濤般的白色神聖之力,最後在他地掌心裏。卻隻有那麽一丁點兒……

“你看,這才是力量地真諦。”帶著一絲淡漠地語氣。他的手掌第一次主動地迎向了阿蘭德尼的劍鋒。

而剛才那麽一會兒,阿蘭德尼地動作,仿佛就像是被時間停頓了一樣!

“這些都是你剛才釋放出來的所謂的神聖之力,現在我把它們換了一個模樣,再還給你。”男子笑道。

話語剛落下,他掌心的那一點細微地白光輕輕地碰撞上了阿蘭德尼的劍鋒,就聽見滋滋的聲音。

阿蘭德尼臉上露出了一種難以置信的表情來,因為此刻,那點細微的白光竟順著劍鋒的尖端,瞬間就把那柄以能量凝聚成的光劍分解,吸收!而且越熔越快,勢頭蔓延了上來!

隨即那白光飛快蔓延,不等阿蘭德尼撒手丟劍。已經蔓延到了他地手腕手臂之上。他拿劍地手指飛快被吞噬,消解成點點的白光!而接下來是手腕,手肘!

終於,阿蘭德尼可以恢複行動了!他來不及感受疼痛感,另一手馬上收起純白短杖,手指用力在另一手的手肘部位上狠狠一戳,波地一聲,手肘立刻就被戳出了一個窟窿來。

可惜,這點充滿湮滅性質的白光蔓延得太快,這手肘部位也飛快的被湮滅!

騎士麵色陰沉,絲毫不遲疑,手掌飛快的往上滑到了自己的肩膀,一yao牙,一掌落了下去……

噗!!

就看見鮮血噴灑,痛哼了一聲,他的一條手臂已經被齊肩砍了下!隻見斷臂的地方鮮血噴出,頓時染紅了他的半個身子!就連藍海的身上也沾了不少血。

而被斬斷的那一截斷臂,還沒有落在地上,就已經完全變成了點點的白光,湮滅不見!

不過,失去了一臂的騎士極為硬氣,劇烈的痛感讓自己就要暈過去了,卻死死的yao牙挺住,滿頭黃豆大小的汗珠滾滾落下。

他飛快的扯下了身上的衣服,用力包住了他的傷口,又抬起手腕來,虛空一抓,那柄短杖重新出現,口中以極快的速度念了一段深奧難懂的咒語來。

接著,一團白色光華在傷口上出現,但是這種白光跟剛才的不同,充滿了生長、修複的意味。在這團白光的作用之下,血流很快被停止,並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愈合!

不過劇痛讓這個騎士再也站立不住了,撲通一聲就坐倒在了地上。

“是教廷的修複‘神術’嗎?”整個過程中,白衣男子沒有出手狙擊,到對方順利使出那種神奇的法術,男子才淡淡的問道。

他又低聲道:“你雖然斷了一條手臂,不過今天能看到真正的力量使用方法,將來如果你能有所領悟,對你的武技修為大有好處。斷了一條手臂,也未必就沒有機會晉身新的境界。”頓了下,他補充道:“前提是你今次沒有死!”

“哼!異教徒!主的光輝是無處不在的!主會護佑他的最忠誠騎士!”雖然一麵蒼白,但是騎士閣下還是很硬起的道。

男子聳聳肩,道:“那好,我就送你去你的主那兒接受庇護吧!”

下一個瞬間,那男子已經閃現在了阿蘭德尼的身前,就連他這樣的強者都沒能看清地動作,隻見這人手掌輕輕揮起,掌心之中驟然就暴發出一團熾熱地光芒。掌心對著藍海地額頭就按了下去。

“光之瞬閃!”但是,早有防範的阿蘭德尼已經瞬間發動了一個法術!

“呼——!”一陣強光猛然暴起,讓男子jin不住眯了下眼,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是絲毫不慢,繼續按下去!

“咦?”但是,這擊沒有觸到對方的身ti,光芒稍稍減弱,男子發現剛剛還在自己麵前的騎士居然消失不見了!

但是,男子很快便感應到對方,他猛然一轉頭,隻見阿蘭德尼正站在大堂的另一端,而且手上短杖散發極強白光,嘴裏吟唱著咒語!

“喝!神術!天使降臨!”很快,咒語念完,阿蘭德尼身下忽然射出一道極為強烈的白光之柱,直直向天轟出,無視上方的建築頂部!

“……”接著,隱隱間,空間裏響起一陣若有似無的教廷唱詩歌聲。隨後,一股莫名的、強大、純粹的神聖能量從天上的空間散射下來,並且越發的強烈!

“天使嗎?嗬嗬嗬……”感覺著上方的那股強大的神聖之力,白衣男子低聲笑著,眼裏滿是古怪的神色,但是他並沒有乘人之危,進行攻擊。

終於,一團刺眼之極的白色光球穿過了建築頂部,瞬間沒入了下方高舉單臂的阿蘭德尼的體內!

“啊——!”

隨著那神秘光球的進入體內,阿蘭德尼發出一聲長嘯,他衣衫瞬間化為無數碎片飛舞,但是很快道道白光將重點部位籠罩住,原本已經虛弱的騎士,此刻眉宇間卻展露出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神態。

“嗡!”很快,一陣嗡鳴聲響起,原本緊緊裹住阿蘭德尼身ti的白光一下子斂去。

隻見現在的阿蘭德尼已經全身穿上了一套純白色的華麗裝甲,原本被斷去的右手居然重新長了出來!他一手持銀色長劍、一手持杖,背後竟也生出了兩雙巨大而華美的純白羽翼!

裝束、形象、還有那神聖的氣勢,很明晰的告訴在場人,他現在,是——天使!

準確的說,是天使附在了阿蘭德尼的身上!

“呼——!”停下了長嘯,已經化為天使形態的阿蘭德尼長長的舒了口氣,然後,雙眼猛然張開!原本海藍色的雙眸,此刻竟是一片金黃!

見得那還是一麵淡定的對手,被教廷傳說中的天使附身的阿蘭德尼眼裏竟流露出一絲驚異畏懼的神色!

“是、是你?須佐之男?”那個已經取代了阿蘭德尼的四翼天使居然認得那個男子,驚恐的叫起來!

“咦?你認得本尊?四翼熾天使?”看見眼前滿麵驚恐的四翼天使,白衣男子……也就是須佐之男命微微笑道。

四翼天使:“我……”此刻,他很想說這是個誤會,然後盡快返回天界,因為,眼前的這個人物根本不是自己這樣級數的熾天使所能抗衡的!那個召喚我降臨的白癡!為什麽你就碰上了這個對手啊?

但是話沒有說完,須佐之男便截道:“嗯,一個四翼熾天使作為我蘇醒的第一個對手,勉強可以了!那開始吧!”說著,須佐之男已經取下了背後的那柄重劍……

但是,這個熾天使還想說:“不!須佐大尊,您……聽我說!”

“下輩子吧,如果你的靈魂還沒滅的話!”淡淡的說道,須佐之男眼裏厲芒一閃……

</p>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