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7日,星期日。www.QuANbEn-XiAoShUo.CoM

10點正。

城東xx商場。

何廉宇今天很煩躁。

準確的說,他這幾天都很是煩躁。

因為自從那天晚上以後,m國的“x”異能組的家夥們這幾天屢屢象黑暗中的小老鼠般,在張麗華的周圍出現,但是每當負責守護張的他一發覺並要將那些老鼠揪出來的時候,那些可惡的家夥便使用那天的空間卷軸離開了。擁有心靈係異能的靈心又正在修養,空有一身強悍力量的“光龍”對於這些手段是毫無辦法。

而且,在這幾天裏,北華夏地區忽然出現了許多案件,其中有不少都隱隱與m國有關,而且每一個案件都頗為緊急而且棘手。於是上麵已經調派出了不少人手到了各處調查處理,就連無咎道長和道舒道長也被派到了hb省那邊,這也讓首都的人手減少了許多。

“‘x’,你們這群老鼠,到底要幹什麽呢?”吐了口煙,正坐在商場茶座某處,一身便服的何廉宇喃喃道。

“還有這個女人,難道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在什麽樣的處境嗎?絲毫沒有一絲的警覺!你乖乖的呆在家裏會死啊?”想著,何廉宇又看了下距離自己不過十米,正玩開心的張麗華和小妖jing,心裏更是煩躁。他寧願那些‘x’爽快的跑出來跟自己明刀明槍的打上一場,也不願意現在那樣,跟著一個。。。。。。是兩個女性到處瞎晃。

這幾天因為原本負責保護張麗華的靈心需要修養身ti,再加上許多人手都被外派到北華夏各地,於是,上麵就讓剛從歐洲回來的何廉宇來保護這個女子。

在這幾天的保護裏,何廉宇就整天的跟著張麗華到這到那,作為一個男性,要整天都跟著女人到處走,這樣的痛苦是難以想象的。

“真不明白,她身上有如此厲害的‘五靈佑神符’,身邊更是有兩個。。。。。。三個我都看不出深淺的人物守護著,我們還要派人來保護她幹嘛?”正想著,便看見那邊的小妖jing好象發現了自己,正看著自己壞壞的笑,何廉宇馬上回頭裝作沒有看見,嘴裏低低的罵道:“可惡!”

*********

今天,張麗華一早便和小妖jing出來玩了。原本也想叫青鸞出來,但是青鸞這夜貓子才剛睡下,於是,張麗華便隻好帶著小妖jing出來玩了。

幸好有這麽個小可愛在身邊陪伴著自己,要不然,沒有了他的日子,還真的很難熬。想到這裏,張麗華更是愛憐的撫摩著正吃東西吃的高興的小妖jing的小腦袋。

而那個小妖jing,隻是稍稍抬起小腦袋,露出了一個可愛的笑容,便繼續努力的消滅手中的那塊草莓蛋糕。

愛憐的為這個小家夥擦拭著沾上的奶油的小嘴,張麗華一邊擦,一邊想到:“還有將近半個月,那個壞蛋才回來。。。。。。”心思宛轉,已經飄到了遠在異國的他身上。。。。。。

這時,張麗華被附近的小廣場上響起的一陣驚呼讚歎聲音驚醒了。

而正努力消滅蛋糕的小家夥,也被這一陣陣的響聲吸引了過去,她好奇的伸了伸小脖子,想看看那邊究竟發生什麽事情,但是因為那邊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坐在茶座的她根本就看不見那邊的情況。

看見小家夥整一副好奇寶寶的可愛模樣,張麗華笑了笑,道:“小杏兒啊!想看的話就趕快吃完蛋糕,我們過去瞧瞧!”前兩天,張麗華覺得這樣“小妖jing小妖jing”的叫這小家夥不是個法子,於是就與青鸞和白澤商量為小妖jing起個名兒,於是青鸞馬上為小家夥起了個名字——杏兒。這個名字也得到了白澤的讚同,張麗華也覺得不錯,而且這個小家夥也很內喜歡這個新名字,於是就“杏兒”這個名兒就代替了“小妖jing”。

至於應該姓什麽,原本青鸞堅持說要姓李,但是張麗華認為就等以後要真沒有人將杏兒認領回去再說。這個說法雖然讓青鸞不以為然,但是也隻好遵從。

杏兒聽的張麗華的話,連忙點頭答應。

接著,小家夥便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將手上的食物全數消滅,然後抬頭滿臉迫不及待的看著張麗華,讓張麗華一陣的好笑。

張麗華:“好了好了!先將東西放在商場保管室,我們再過去吧!”

“嗯!”杏兒聽話的點頭。

**********

好不容易,張麗華和杏兒終於擠進了人群,走到了最近的位置上。

隻見廣場的中央有一個五米見方的圓形舞台,上麵鋪著紅地毯,由一張藍色的大布為背景,非常簡單.

那塊藍色布景上麵印著幾個大字——《睜大眼睛找破綻》!下麵是一行的小字,是舉辦單位和讚助商的名稱。

張麗華抱著一麵興奮的杏兒,問了下周圍,才知道原來是某玩具商舉辦的一次促銷有獎活動,而這個表演是其中之一。

看到標題就知道,舉辦方邀請一些魔術師上台表演,要求表演過程中觀眾仔細觀察,在表演過後讓其指出魔術的破綻,如果指出的破綻是正確的話,就能獲得一些小獎品。

在好奇心與虛榮心的驅使下,在加上那些禮品的you惑,於是就出現了現在人頭湧湧的景象。

而在剛才,又有一個觀眾說出了上一個魔術表演的破綻,現在他正得意非常的拿著一份jing致的獎品——一隻以童話中的美人魚為題材製作的水晶飾物.在台下跟其他觀眾胡掰瞎吹,爽快的很.對於這位觀眾的行為,周圍人的反應不一,嫉妒有之,羨慕也有之.

其他的觀眾們卻很是興奮,不斷的議論著剛才那神奇的表演,有的連聲懊悔自己為什麽沒有看出這樣明顯的破綻。當然,免不了也有些故作聰明的在異性之前,胡掰瞎說一通,以顯示自己的聰明才智,博取眾人的目光。對於這些,久經人情世故的張麗華當然是不以為然。

那時,台上出來了一個挺漂亮的女主持,她很是興奮的問台下的眾人道:“剛才的魔術厲害嗎?”

台下也興奮的道:“厲害!”

“那麽,大家想再次欣賞更加jing彩的表演嗎?”顯然,台上的主持很會煽起現場的氣氛。

“想!”

“那好,請睜大你們的眼睛,欣賞我們下一位魔術師的jing彩表演了!現在就讓我們從m國遠道而來的著名魔術師——alenwhite白艾倫先生再次上場!"

一陣熱烈的掌聲和歡呼之下,一位身穿黑色燕尾禮服,外披一襲同是黑色披風,頭戴一頂高高禮帽的白人俊男出現,他一站上表演舞台,先是彬彬有禮的向台下的觀眾鞠躬致意,在再次贏得了觀眾的又一次掌聲後,竟然用很是流利好聽的普通話對大家道:"大家好!感謝大家來欣賞本次的表演!"

英俊的外型,優雅的舉止,最重要的是他那口流利之極的普通話,讓觀眾們再次不自jin的報以熱烈的掌聲.

張麗華沒有想到,原來現在正在舞台上的魔術師,竟然就是當日幫助自己取回被盜竊的錢包的白人男子.沒想到當日一身普通便服的西方男子,一換上這一身的衣服,差別竟是如此之大!

而窩在張麗華懷裏的杏兒顯然也認出了白艾倫,她興奮得緊緊摟住張麗華,一隻小手直直的指著台上,嘴裏囔囔道:"姐姐......姐姐......他!他!"

看到小家夥如此可愛的小模樣,張麗華點點頭道:"對啊!就是那天幫我們的哥哥啊!"頓了頓,她看向台上,喃喃道:"原來他是職業的魔術師啊!"喃喃自語的她沒有注意到杏兒眼中的古怪笑意.

而正站在不遠處的何廉宇看見眾人如此興奮,隻是不屑的笑了笑,在他的眼裏,這些所謂的魔術師不過就是一些仗著頭腦和手腳較為靈活,善於玩障眼之法的家夥罷了,對於擁有天生異能的他來說,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而且他們的動作速度在對於自己就跟蝸牛差不多.

但是,就是有一大堆的愚民喜歡這些小把戲.

剛才在張麗華和小杏兒走進人群的時候,何廉宇便使用自己的異能將周圍方圓30米範圍的掃了遍,沒有什麽異常.於是他就放心的站在張麗華的附近觀察著.

而這時,台上的白艾倫幽默的說道:"嗬嗬!都說華夏人天不怕,地不怕,最怕我們老外說普通話,本人今次應該沒有嚇到各位吧!"調皮的語調頓時讓在場觀眾轟然大笑,也讓現場的氣氛更加的熱烈.

"好了!我也不多說廢話了!先來一個較為簡單的小魔術,讓大家拿些獎品......噢我想主辦方的黃經理不會肉疼吧?"最後的一句是向正站在後台觀看的舉辦方的負責人說的,聽到這樣的俏皮話,那位黃經理是哭笑不得,周圍的觀眾更是大笑連連.

"那麽,表演開始!"說著,白艾倫從褲袋裏麵拿出了一遝卡片,眼尖的已經看到,他手上的那些就是這十多年一直很受歡迎的卡片遊戲——“officialcardgame”也就是ocg對戰遊戲卡.

"嗯,首先,我想先請一位朋友來檢查我手上的卡片.不知道哪位願意......"話還沒有說完,台下的觀眾就爭先恐後的舉起手來"選我......選我......"的大叫.

白艾倫一副誇張的感激道:"噢!作為一個魔術表演者,能夠得到那麽多朋友的支持,真讓我感動啊!不過名額就隻有一個......嗯!為安全計,我還將這個名額交給一如騎士般威武的先生吧!"說著,白艾倫便向前麵的一個高大強壯的男子伸手,請他上台.

在觀眾們善意的笑聲和明顯是其女友的推搡下,那位高大的男子很不好意思的走上台.

"請問先生貴姓啊?"

"我姓陳."

白艾倫笑著道:"好!那麽先請這位陳先生檢查一下我手上的這遝卡片,以證明我並沒有在上麵做了手腳,陳先生,請!"

那位男子(稱呼為陳先生)很是認真的檢查,顯然他對ocg有一定的認識,隻見他很是快速熟練的檢查每一張卡片.

看著那男子的動作,白艾倫又誇張的道:"噢!看這樣純熟的動作,沒有想到陳先生竟然是一個ocg的玩家啊!哎喲!怎麽我就怎麽倒黴呢?"話還沒有說完,陳先生就將挑出了的幾張卡片遞給白艾倫,他還是很靦腆的道:"這幾張......有問題.被作了小記號......"

"噢!陳先生!難道你的性格就是喜歡拆人家的台嗎?你還讓我怎麽混飯吃啊?"白艾倫拿過幾張有問題的卡片,一麵苦惱的問道,讓陳先生更是不好意思的同時.也讓台下的觀眾更是捧腹不已.

"唉~~~~~~!好吧!先感謝這位誠實得有點可惡的陳先生,一會我會送一件禮品給您的."頓了一下,白艾倫又從苦惱中恢複過來對台下眾人道:"雖然我的手法被陳先生拆穿了一部分!但是我還是會表演一個你們喜歡的魔術的!你們就瞪大眼睛找出破綻吧!哇哈哈哈哈哈!"語氣之囂張,神色之傲慢,讓眾人心裏熱血沸騰,共同心裏發誓一定要將這個破綻找出來!

"好,陳先生!現在您先拿住這遝已經沒有任何手腳的卡片.對!就是這樣!如大家所見,我現在並沒有接觸過這遝卡片哦!"說著,白艾倫一麵無辜狀,再次引發大笑.

"好!請您先翻開最上麵的那張,對,請您說出這張卡片的名稱,並將這張卡片舉高讓各位觀眾看清楚!"

陳先生按照指示,翻開最上麵的那張卡片,確認了一下,他道:"嗯,是怪物卡,‘哥布林獵手‘!"說著,他將那張卡片舉高,展示給大家觀看.

"好!請記住這一張‘哥布林獵手‘!那麽,現在請陳先生您將這張卡片放在那遝卡片的最下麵."

於是,陳先生就按照指示做了.

"那好!現在,我想問,這遝卡片的最下麵的那張,是,什,麽?"

此言一出,不單台上的陳先生呆住了,就連台下的所有人都呆了一下.

當然,除了兩人.何廉宇和窩在張麗華懷裏的小杏兒.

"那......那不是那張‘哥布林獵手‘嗎?"陳先生首先代表眾人問道.

魔術師一副得意洋洋的抬起下巴,道""哼哼哼!當然不是!"

"不會的!我剛才明明......"陳先生道.

"那你現在將最下麵的那張卡片翻出來,讓大家瞧瞧!"

陳先生馬上將最下麵的那張卡片拿出來,一看,頓時陳先生陷入了呆滯狀態:"不......不會的,不會是這樣的!我剛才明明......明明......"

"嗬嗬嗬嗬!"看見陳先生如此的反應,白艾倫更家囂張的樂了起來.

"快讓我們看看是什麽牌!"

"對啊!快讓我們看看!"

"對啊......"

"......"見得如此,在場的觀眾們再也沉不住氣了,紛紛要求陳先生將那張卡片亮給大夥看看.

陳先生照做了.

"噢!‘華麗的魔術師‘!真的是另外一張卡片啊!"

"太厲害啦......"

眾人紛紛驚歎,當然也有人在那裏苦思著什麽.

"唉,大哥!你一翻翻其它的卡片!看看那張‘哥布林獵手‘在哪裏!台下有人叫道.

"對啊對啊!說不定是你自己放錯了位置!"

"......"

陳先生還是照做了,但是他一張張的翻開,等到全遝卡片都翻開了,那張‘哥布林獵手‘還是沒有影蹤."

"這......到哪去了???"陳先生看著手上的一堆卡片,喃喃道.

白艾倫還是如此的囂張.

太厲害了!連接觸也沒有接觸過卡片,魔術師便將那張‘哥布林獵手‘變到不知道哪裏去了!

很多人自剛才魔術師拿出卡片的時候便全神貫注的盯著魔術師的每一個動作,自信他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耍出什麽花樣了,但是偏偏......

"魔術師先生!那張‘哥布林獵手‘被你變到哪裏了?"這時,台下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子怯怯的問道.

這個問題幾乎代表了所有人的心聲,眾人馬上把目光轉到那還在很囂張的魔術師身上.

魔術師一麵認真的回答道:"哦?這個嘛!我將它變回‘哥布林森林‘(即傳說中‘哥布林族人‘的聚居地)了!"

"......"好冷哦~~~~~!眾人心裏如是想.就連台上的那高壯的陳先生也不jin被寒了一下,肩膀顫抖.

看來白艾鄰也知道自己的笑話並不好笑,他道:"哈哈!開玩笑開玩笑!"停了一下,那魔術師轉過頭看著陳先生,道:"到了哪裏嘛......陳先生,請你看看你表袋處!"

陳先生聽到如此,他也就跟著魔術師的話去做,右手望襯衫左邊的那個表袋一mo......

看見陳先生一mo後再次陷入了呆滯,魔術師又哈哈哈哈的狂笑起來.

"大哥!你倒是讓我們瞧瞧啊!快啊!"

"對啊大哥!你想急死人啊!"

"......"心急的觀眾馬上大叫道.

顫顫的,陳先生將mo到的東西拿了出來.

是一張ocg對戰遊戲卡,這張卡上麵是一個擁有綠色的肌fu,身材矮小,但一雙臂膀與腿部卻顯的強壯,比起腰部與腦袋的嬌小,實在是很不符合比例,而他身上是一副獵人的打扮.

卡片的名字叫做——"哥布林獵手"!

"哇——"在場的眾人馬上沸騰了!

就為了這個神奇的魔術!還有那神奇的魔術師!

</p>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