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戰之序幕(下)

江西鷹潭市,龍虎山中。Www。qUAnbEn-xIaosHuo。Com

龍虎山本名雲錦山,因山上有一塊巨型的狀若雲錦的五彩山岩而得名。後祖天師張道陵遷到此煉丹傳道,後來“丹成而龍虎見”,就更名“龍虎山”。此山從此亦成為道教勝地之一。

此山景色極為優美,以其“丹霞地貌”和清澈秀美的瀘溪河,雄偉壯觀的上清宮,仙水岩等景點聞名於世,吸引了不少遊客來遊玩。

但是,這座道家七十二福地之一的山中,絕非像普通人眼中的那麽簡單。

山裏的某一個幽穀中,有兩個身穿玄青道袍的男子急速的在穀中行走,陡峭的山路在兩人腳下有如平地。不一會兒,兩人便走到了幽穀盡頭。

那時,其中一人就轉過身來觀察周圍是否有人跟來。而另一人就從身上取出一道符篆,隻見他低聲念了幾聲咒語,符篆忽然騰空而起,瞬間飄入半空。

“開!”一指符篆,忽然一聲霹靂巨響,符篆金光大作,化為一麵瑞瑞光牆。兩人也不多言,縱身跳進光牆裏。“嗡”的一響,光牆便分解成點點金光散入夜空,而穀口又恢複了平靜,仿佛從來沒有人來過一般。

過了光牆,便見一座清峰拔地而起,山腳下矗立著一塊巨碑上書“龍虎山天師道”六大古篆字。巨碑旁的一間小竹屋裏便走出四個眉清目秀的灰衣道童,並向兩人行一晚輩禮道:“拜見道舒無咎二位師叔,掌門師祖和師伯祖已經在後山蓮亭裏等著二位師叔。”

聽見自己的兩位掌門在等自己倆,道舒無咎也急了,也不還禮便飛步邁向後山蓮亭。

不多久,二人就已經到了那修道界中大有名聲的龍虎山百頃蓮塘,遠遠看見那蓮塘邊上的一個小涼亭中坐著兩個老道在下棋品茶,就疾步走過去。直到了小涼亭邊上就伏跪在地恭聲叫道:“弟子道舒(無咎)拜見掌門,拜見師叔(師伯)!”

其中一個身穿紫底縫金道袍,一副慈眉善目的老道笑嗬嗬的輕輕的擺一擺手,示意二人免禮並說道:“嗬嗬……道舒,無咎你們倆一經大戰就要從上海趕回來。也是辛苦你倆了。恩,不錯!道舒經曆一戰後大有長進啊!嗬嗬……”說著眼中也流露出得意之色,不過旁邊另一身穿破舊玄青道袍的邋遢老道嘴上一撇,念念有詞的不知道在說什麽。

難得聽見自己的掌門稱讚自己,道舒當然一麵喜色,再行一禮恭聲道:“謝掌門誇獎!弟子日後必定加倍努力。”而無咎也沒有絲毫嫉妒之色,臉色平靜如古井之水。紫袍老道見如此,也嗬嗬笑道:“好!無咎師侄聽別人盛讚之言也不見嫉妒之色,淡然自處,品行之佳在後輩中實屬罕見啊!易玄師兄,你tiao教出了個好徒兒啊!恭喜恭喜!”說著便向那名叫易玄的邋遢老道作了一禮,喜得那老道嘴裏連說“哪裏哪裏”但眼裏滿是得意之色。

“嗬嗬,好了,待回你二人自有獎賞。現在就開始講正事。”說著,倆老道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

“是!”早已站起來,肅立在倆老道身旁的道舒無咎也趕緊從身上乾坤袋裏捧出兩個貼滿辟邪靈符的長盒子,遞給倆老道。

接過長盒,倆老道同時皺眉,也不多說,大手一揮。兩長盒上的所有符紙全部燒起,一瞬間兩道極其強烈的血煞之氣混雜著不少冤靈死氣,五色毒煙從盒子了湧出。“哼!”兩老道齊聲一喝,同時單手掐印,對著兩盒子一劈,兩道邪氣頓時被強行壓在盒中。兩柄血紅色兩尺劍赫然躺在盒子中!

“好厲害的五毒血魂劍氣啊!血煞之氣,冤靈死氣,五色毒煙,哼!九幽凶獸的武器果然厲害啊!就是我們兩個老家夥碰上這東西也要完蛋,對吧易玄師兄?”龍虎山掌門張清弈苦笑著問同樣臉色苦澀的易玄老道。

“恩,的確如此。何況,有36柄這樣的邪門東西。”搖了搖頭,易玄轉過頭對道舒無咎二人說:“你們再講一次那wan的情況!記住,要盡量詳細!”

“是!”道舒無咎二人恭身一禮,然後由口齒伶俐的道舒仔細的將那wan的事再講一遍。講到細節處,兩老道也反複的細問。

聽完以後,兩老道沉默細思了一下後對望一眼,然後張清弈開口道:“如果真如道舒所說的那樣,那天月道人應該是真的,你們兩個今次實在太幸運了!”

見道舒無咎一臉的疑惑,張清弈就繼續說道:“你們不知道天月道人是誰也不奇怪,因為他在元末明初時期就消失了,本以為他早已經飛升了,想不到以他足以逆天的實力還留在世俗界,真乃有心之人啊!”而易玄老道也接口道:“他的年齡,背景等我們都不知道,隻知他自商末封神一役以後,華夏九州每次遭逢大劫時便會現身。其修為之高深,力量之可怕,就算我中原道門合起來,也可能勝不過他。不過在近代西洋異教入侵時和倭寇侵華時卻不見他出現,才以為他早已飛升。”張清弈又接口:“而你們剛才所講的那個太陰碧玉盤,就是天月道人所擁有的仙寶之一。”

“當然,那wan的也可能是天月道人的傳人,畢竟那麽多年了,天月道人如此修為多半已飛升了。”易玄老道一臉的感慨的說道:“想當初,老道還是門中後輩時也就聽見過天月道人一次,那是他最後一次出現。那時的他太可怕了!六百多年前,明帝朱元璋剛得天下,國內根基未穩,但是北逃的前元順帝為奪回江山,竟請本族薩滿祭師聯係蒙古三大汗國之域外異族妖魔,集結於大草原妄圖重入華夏,聲勢浩大。”

“情勢危急,明帝請求我華夏佛道諸門出手救難,我輩首次與硭蕩山鬼王等鬼妖,和偏門邪派聯結起來共抗外敵,卻想不到在我們就要進發的時候。竟聽見鬼王屬下斥候軍回來匯報說,域外眾魔已經被一個自號天月的修行者盡數消滅!按那斥候軍領說,當時他一個人憑著一劍一盤,還有手下鳳凰,和另外一隻神秘神獸,手下竟沒有一合之將就將那些域外群魔殺個一幹二淨,五萬邪魔,隻有不到三百能逃掉!隨後他就飄然而去,再無聲息。從此四百年間再無異教人靠近,百姓也免了許多劫難,就此功德也是無可計算了。那位天月道人也成為我修行諸門中最神秘的一個高人。”

張清弈接口道:“而今次,由他或者他的傳人再次出現可知,外敵又臨,大戰將起!”

日本地下,戰時大本營最深處的一個詭異的大殿中。

一絲外來的,極微弱的神息觸動了另外一個極強大的神息。

“三哥……救……救我……”

“恩?九弟,是你?你怎麽……”

“我在九州覓食時,被太陰星君手進了他的廣寒幻界……我是靠自毀修為的自爆才溜出一絲神息……三哥你別問了……快送我進‘煉魔池’去吧……我……我快不行了……”

“好!”……

送了鬼車的殘魂到“煉魔池”修養後,鬼車口中的“三哥”的神息就發出一道詭異的波動。不多久,在這戰時大本營最深處就出現了六道極其邪惡,強大的神息。

“三弟,你發出最緊急的靈魂波動來召集我們,究竟發生什麽事?”顯然是首領的一道最強大的神息問。

“二哥,剛才九弟隻剩一絲殘魂來找我求救,我已經把他送進‘煉魔池’修養,已無大礙。他說是太陰那怪物幹的!”

“……”六道神息瞬間沉默下來。為首的那道神息終於歎道:“終於又要來了!太陰星君……你應該是故意放出九弟的吧?”他知道在李月軒的廣寒幻界中,憑鬼車的能耐是不可能逃的出來的。就連他們的大哥也不可能。

其中一道神息說道:“二哥,不如我們象上次那樣,開動我們在天庭的暗釘,再把他和其他幾個鎮界仙人騙上天庭……”

“誒,這招不會再管用了,上次騙了他們以後,他們就在九州仙界大大的鬧了一番,仙界至今還沒完全複原,玉皇不會再受騙了。再用此計,隻會毀了我們的暗釘。”

“那怎麽辦?大哥還在沉睡,九弟又受重傷,我也不過剛醒覺而已,隻有我們七兄弟,合起來也隻能慘勝太陰,但是還有仙界,還有西方的那些偽神偽魔在背後虎視……”

“也沒辦法,我們現在隻能隱忍住。我們七兄弟在這段時間裏讓我們屬下地那些jian民多鬧事,擾亂太陰他們的視聽。我和五弟負責跟西方的那些偽神偽魔打打交道,好把他們當槍使。一切等九弟恢複和大哥醒來才說。“

“是!二哥!”其餘六道神息一起答應道。”記住,現在不是神戰時代,我們隻能讓手下和西方的那些笨蛋出手,自己隻能隱藏在幕後,不然別怪我不顧兄弟情誼。好,散了吧!”說完就首先離開了。

其它幾道神息互相說了幾句,也陸續的離開了。隻剩下這裏的主人留在這。

大殿中,忽然冒起血霧,血霧一瞬間就聚集在一點中,形成一顆血珠。

而那時在大殿中忽然出現一個陰陽師打扮的男子跪伏在台階之下,血珠發出不男不女的聲音,用中文吩咐那陰陽師道:“馬上讓八神一族,土禦門一族,服部一族,伊賀,甲賀,柳生,伊藤等百二大族的族長來見我。”

那陰陽師也不敢多話,猛一磕頭後就跪走離開。

此刻陰森的大殿裏就隻剩下那顆血珠了,隻件它歎了一聲道:“太陰……大戰,總算要來了!”

第一卷序幕完

</p>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