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天尊一臉孤傲的站在土殿之上,而他的麵前則站著三個議態莊重的青年,“你說仙界的東帝辟位玉碎了,怎麽可能,”逍遙天尊難以置信看著躬身的三個青年道。

站在最前麵的一個青年微微鞠躬道:“回宗,確是碎,仙界傳承的東極帝君已經死亡!”

逍遙天尊的臉色一冷,瞪著眼睛問道:“神界可有人下界,除了神人,有誰會殺害頂級的帝君,”

看到逍遙天尊那殺人的目光時,三個青年把頭低了下去,他們也弄不明白,到底是什麽人的膽子那麽大競敢殺害傳承帝君按理說神界也不敢有人私自下界殺人啊,當然,除了他們三個聖王之外,可是他們三個幹嘛要去殺害一個未來的教徒,“宗主,這件事……”三個聖王不知如何是好,億萬年來,他們可是第一次聽說仙界的頂級帝君被人殺害所以一時之間他們不知道應該怎麽辦了。

逍遙尊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道:“連點小事也來問我,該怎麽做,你們自已清楚。雖然我們不能直接插手仙魔妖界的具體事宜,但仙界少了一帝君,魔界肯定會有所動作,傳承帝君是天道傳承,就連我都無法指定,但為了防止仙魔混亂,就算是有違天道,你們也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可以繼承東極帝君的人出來,要不然仙界危矣……”

“喏!“三個聖王不敢違抗的應,一聲重重的歎氣一聲,逍連天尊繼續說道:“我讓你們查的那件事,查得怎麽樣,有沒有發現可疑的人或情況,魔宗和妖宗找到第四聖嗎?”

“宗主,千年來我們並末發現神界有可疑的修行高手,甚至一點蹤跡都沒有至於魔宗和妖宗,他們和我們一樣,同樣在尋找第四聖。”

逍遙又尊冷聲道:“哼,第四聖王絕不能被他們先找到,你們繼續擴大尋找範圍,必須在他們之前找副第四聖,有,第四聖,咱們成功的機套將會提升,連一次鴻蒙之穴開啟時我一定得到它……”

三個聖王看到逍遙走尊勢在必得的樣子後,其中一個站出末疑問道:“宗主為什麽我們三大宗派都要找第四聖王呢,第四聖王是誰,有什麽秘密嗎,”

逍遙天尊苦笑的搖了搖頭道:“億萬年前,我與鳳舞還有廣寒子合力施法推算天運,施法後我們得出一個結論,億年之內將套出現一個神界聖王,而這個聖王和鴻蒙之穴有著秘切的聯係具體什麽聯係你們不必知曉你們隻需最先找到他就可以了,……”

“可是六界這麽大,他會在哪一界呢,”三個聖王不明白的疑問道“不管在哪一界,時機副的時候,他必會飛升神界,所以你們隻需看好飛升之人就可以了!”

“喏!“三人點頭後躬身的退出了土殿正當三人剛剛退出大殿的時候走風神將突然與他們檀了個正著“天風,你幹什麽,怎麽如此慌張,”

走風神將一楞,隨即焦急的說道:“三位聖王,大事不好,我不是在仙界弄,一塊冰精魄嗎,為了防止別人,我在冰精魄的島上布下了十,八連環陣,可是現在有人要破開我的陣呢,剛才我閉關的時候差點被土陣的反噬給震得走火入魔。

三個聖王嗔怪的看了一眼天風神將後其中一個人鬼笑的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道:“仙界是吧,那你快去吧,順便幫我們辦一件事,我們有事還要回城,這件事正適合你去辦理!”

“什麽事呀,”天風神將疑問道。

“仙界的東極帝君被殺,你連次下界後,找出一個可以繼承東極帝君的人出采並且扶植上去就可以了……”

“什麽,”天風神將差一點跳了起來他滿臉疑惑的繼續問道:“仙界的帝君不是傳承嗎,怎麽讓我去隨便找一個,”

“讓你找你就找我們三個還有正事要辦你現在就起程吧!”三人一邊說著!

進了通柱仙界的通道內!

看著天風神將被送走之後,三個聖王互相的一抱拳後,各自向自己的領地飛去,對於仙界來說,雖然隻比他們低處一個層次,但在他們眼裏仙界和凡人界沒有什麽不同,仙界看凡人界的人是螻蟻,神界看仙界之人的時候,何嚐不是象看螻蟻一樣呢?所以他們沒有在乎,同時他們更認為仙界的小事更本不值得他們三大玄宗的聖王出售。

仙界,滅天島外!

天空中傳來一陣陣滋滋聲響,一股極強的壓抑氣息籠罩著所有人!

三百萬軍士合理接引的天雷,可想而知天雷的能量會大到什麽程度。

幾十個仙帝們已經受不了那種超自然想象的強大天雷,所以他們紛紛的後退了十幾裏,甚至無極帝君都膽寒的後退了數裏之外!

與此同時,滅天島內的馮六子等人同樣的感覺到了壓抑的氣氛,甚至幾萬土匪們感覺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那是一種感覺,害怕和恐懼的感覺!

“報……”一個哨兵驚慌的飛到了飄在空中的安妮身後,此時哨兵滿頭大汗,全身發抖,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但,變故就在所有土匪放鬆的那一刻發生了,短短十幾秒的時間內,三百萬軍士再一次的接引了一道更強,更恐怖的滅天神雷,神雷已經完全吧滅天島覆蓋,甚至神雷還沒有擊下來的時候,眾人就感覺到這一次似乎就是在劫難逃了!

“波”的一聲,強大的神雷終於突破了十八道連環大陣,但神雷的速度卻明顯的慢了下來,力道也被泄去了十之,隻剩下一團看是不強的光速,繼續筆直的向下轟了下來……馮六子感覺自己後背上的冷汗已經打濕了衣襟,一道道莫名恐懼的冷意由心而發,雖然那雷電的威力不強,單他還是感覺到自己這幾萬人根本抵擋不住,剛才還讓兄弟們放心,克連一分鍾沒到自己兄弟們的性命就要葬送在自己的手中,所以他喉嚨裏發出一陣古怪的咯咯叫聲後,終於狠心的咬了咬牙,幾乎帶著絕望的聲調呐喊道:“要劈先就劈老子資吧,老子和你拚了……”

憤怒的呐喊過後,馮六子像一枚火箭彈一樣的衝向了即將劈下來的神雷,直到安妮等人想阻止的時候,馮六子的身體已經和那道神雷撞在一起!

“轟”的一聲巨響過後,整個滅天島又變得死一般的寂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