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北京,“GOGO”迪吧6號包房內!

馮六子已經在六號房坐了將近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內,成哥也沒有回來,而那個小混混和另外一個流氓也始終沒有動,他們就一直緊張兮兮的盯著馮六子的一舉一動。

終於在半個小時後,成哥一臉笑咪咪的走了進來,當他看到自已的同伴還是那緊張的樣子後,哈哈一笑道:“你們倆不用這麽緊張了,馮兄弟也是咱道上的。”

“哦!”

兩個同伴如釋重負的放鬆下來,而成哥則親切的坐到了馮六子的身邊,並且扔給了馮六子一根煙道:“兄弟的案子不小啊,販毒、殺人還有越獄,聽說在香港還殺了一個大人物,兄弟我真是看走了眼呐!”

馮六子並沒有感覺到詫異,成哥很明顯是去調馮六子的底了,像他們這種有關係網的黑社會,都會有他們自已的眼線或門路,所以馮六子隻是微微一笑道:“四爺怎麽說?”

成哥深深的吸了口煙,然後給自已倒滿了一杯酒道:“四爺讓我問你,為什麽要見他?”

“告訴四爺,我有更大的買賣要和他做,錯過了這次機會,他將後悔終生!”馮六子說完就站了起來,做出欲走的架勢。

“哦?”

成哥臉色一變:“兄弟能閡說說是什麽大買賣嗎?”

“哈哈,什麽買賣隻能和你們四爺談,告訴他,我明天晚上十點會準時來,到時候別讓我失望哦!”馮六子爽郎一笑,直接推門走了出去。

成哥望著早已緊閉的房門發了一會呆之後,狠狠的掐滅了手中的煙頭道:“我去見四爺,你們在這裏看著點!”

迪吧外麵的停車場,一輛本田轎車緩緩啟動,成哥開著本田車,在轉眼之間就消失在茫茫黑夜,然而,此時他卻沒有發現,有一個幽靈一般的人也急速的跟在本田車的後麵,他,就是馮六子!

馮六子沒有走,況且他也沒有達到他今晚來的目的,所以在走出迪吧的時候,馮六子就隱匿在黑夜之中的某一處角落,算計著成哥什麽時候出來,而成哥的出來,果然如馮六子所預想的一樣,很可能是去見他們所稱的四爺了。

汽車七拐八拐的向城裏開去,而且馮六子也發現,成哥是一個很小心謹慎的人,開車的手法更是一流,往往到下一個路口的時候,他都會有意識的從倒車鏡內觀察後麵的車子。馮六子相信,就憑成哥的謹慎和車技,根本不會有什麽人能跟蹤成功,但他自已卻是一個例外,因為他有靈識,靈識可以清晰的鎖定成哥的一舉一動。

也許做為一個普通人永遠也想不到,控製著八裏橋地下交易的高四爺,擁有著眾多娛樂場所的黑道大哥,他沒有住高樓大廈,也沒有住豪華別墅,而是住在北京五環以外的平房之內。

成哥並沒有把車開到平房的門前,而是停在了五百米外的一條街口,謹慎的他更是沒有急匆匆的走進胡同,反倒是靠在車上抽起了煙。

待一隻香煙抽完之後,成哥也確定這裏的確沒有跟蹤或盯稍的後,才大步的走進胡同之中。

那是一處單獨的四合院,屬於老北京那種古老式的四合院,院子之中種著一棵高過房頂的大柳樹,並且柳樹上麵還有一個喜鵲窩。

馮六子有些詫異的看著那本應不屬於繁華都市的喜鵲窩,按理說鳥類築巢都喜歡安靜的地方繁育,可這喜鵲窩去建在了繁華的鬧市?

然而,當馮六子定住身形通過靈識觀察到喜鵲窩的內部後,驚訝得差點閉不上嘴巴!因為他發現喜鵲窩根本就是一個假的,並且裏麵有著四個高倍的攝像頭分別對著東南西北四個方位!

馮六子深深的吸了口氣:“好家夥,這四爺不簡單!”

正在馮六子暗歎這高四爺不簡單的時候,成哥已經被人帶著走進了一間正房,馮六子馬上側耳傾聽,看看成哥和這個四爺說什麽。

“四爺,我來了!”

“恩,你看看他是不是這個人!”一個沉穩的聲音出現在馮六子的腦海中,此人就是八裏橋地下控製者,高四爺!

“對,就是他,他的頭發就這麽長!”成哥滿口確定道。

聽著成哥一口承認,高四爺笑了笑道:“嗬嗬,有意思,殺了人,越了獄還敢跑北京來,膽子倒不小!”

成哥點點頭回憶的說道:“沒錯,他在麵對我們三個的威脅,根本沒有絲毫害怕,此人不簡單!”

“不簡單?我看是不正常!哼。”高四爺說完冷哼了一句。

“不正常?哪裏不正常?”成哥疑問的看著高四爺。

高四爺瞥了成哥一眼道:“一個殺人犯突然跑到北京來向我買貨?而且全部都要?你說這正常嗎?”

“呃……不正常,但他說明天十點在GOGO等你!”

“哼,難道誰要見我,我就去見嗎?那我成什麽了?明天隨便把他打發得了,我要休息了!”高四爺煩燥的對著成哥揮了揮手。

成哥根本不敢有任何反駁的話,灰溜溜的退了出來。

他剛一出來,院子裏的幾個壯漢就咧嘴對他笑了起來,其中的一個道:“阿成,明天我去GOGO,給我弄個姑娘兒!”

“行,哥幾個有時間都去,別的沒有,學生妹有一大把!”成哥與幾個壯漢打了幾句哈哈之後,就被送了出來。

而就在幾個壯漢去送成哥的時候,馮六子憑著他那元嬰中期的修真水準,無聲無息的進入了高四爺的正房!

“吱……”開門的聲音輕輕的響了起來,然而,裏麵的高四爺根本沒有任何反應,依舊在他的客房中看著書。

“黑子嗎?你進來幹什麽?”高四爺的聲音傳了過來。

高四爺問完之後,以為那個黑子會回答他,可是等了半天整個房間也沒半點動靜!

“難道我聽錯了?”高四爺自嘲的搖了搖頭後,就繼續看書去了。

正在這時候,馮六子那壞笑的聲音響了起來:“你沒聽錯,但我不是黑子!”

“什麽人!”高四爺眼光一冷,拽開抽屜就把手槍拿了出來。

“姓馮,名六,你所稱的殺人犯!”馮六子身形一閃,幾乎用肉眼看不到的速度衝進書房搶下了高四爺的槍!

“嘶……”高四爺隻感覺麵前一晃,自已的槍就被人家下了,這麽快的速度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而且這種速度也隻有拍電影的時候才會有吧?所以高四爺倒吸一口冷氣之後,下意識的後退兩步!

“是你?你是怎麽來的?媽的,阿成敢出賣我?”高四爺臉色發狠的咬著牙。

“四爺別緊張,不是他帶我來的,是我跟過來的!”馮六子把玩了一會手槍後,就主動的把手槍放在了桌子上,並且推給了高四爺!

高四爺看到馮六子這種舉動後,莫名其妙的盯著馮六子的眼睛,他不明白麵前這個人為什麽要把槍還給自已。

馮六子邪邪一笑,大搖大擺的坐在了高四爺的轉椅上,然後自顧自的點燃了一根煙嘿嘿笑道:“四爺既然知道我的底,那我就不多說了,人我殺過很多,毒也販過,監獄也逃過,今天來找你,其實是來找你合作的!”

高四爺冷笑道:“合作?笑話,我們能合作什麽?我可是正當商人!”

“別,你可千萬別這麽說,我這個人最喜歡聽的是實話,而且你也看到了,我沒有惡意的!”

“沒有惡意?那你說說你找我合作什麽?”高四爺終究是久經沙場的老社會,他也的確看出麵前這個馮六確實沒有惡意了,要不然不會把槍還給他,最重要的是,如果這個馮六現在想殺他的話,簡直是輕而易舉吧?

“當然是賺錢,而且同樣也是正經生意!”

“正經生意?說說看?”高四爺似乎還不相信馮六子的話,嘴角一直在冷笑著。

馮六子似乎不在乎高四爺的冷笑,誇誇其談道:“我投資,讓你由黑變白,毒品的生意確實賺錢,但那是把腦袋係在褲腰帶上的活,而我可以投資給你,讓你真正變成一個正當企業家、商業家!”

“好了,不要再說了,你認為我會相信你的話嗎?我不管你是幹什麽的,真正的用心是什麽,今天你來我這裏,我可以當做不知道,現在請你馬上離開!”

高四爺看來也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人,不會因為馮六子的誇誇其談就真的相信,所以開始下起了逐客令。

看著高四爺那一本正經的樣子後,馮六子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高四爺,按年齡你應該是我的前輩,小心一點確實沒錯,但今天我是抱著誠心來的,既然你不答應,那我就不好意思嘍!”馮六子說完嘿嘿一笑,而高四爺楞了一下之後,突然從原地消失不見,空當當的房間中隻剩下馮六子一個人!

馮六子得意的看了一眼手指上閃過一絲亮光的戒指罵道:“媽的,逸塵師父給的這東西太爽了!”說完,他的身體竟然離地飛了起來,就那麽像幽靈一樣的飄向了房外,沒有一點聲音。

馮六子從房間出來的時候,幾個壯漢還坐在院子中聊著天,當他們看到一個人竟然離地飛出來的時候,一時間全都失神的張著大嘴,像看外星人一樣的看著馮六子。

“嘿嘿,借你們四爺用幾天,過幾天他就會回來,別報警哦,不然他會死了的!”馮六子說完,身體竟然憑空拔地而起,刹那間就消失在四合院之中。

“媽的,他是人是鬼?快去看四爺……”幾個壯漢慌張的衝進了正房之中,然而,當他們看到空空的房間時,全都頹廢的坐在了地上。

“是鬼?是人?”幾個壯漢此時的腦袋已經完全短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