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度空間

?尖叫聲。?

是襲擊??

跑在走廊裏,我嚐試再撥一遍夏川的號碼,但是那頭卻隻傳來雜亂的聲響。?

手機信號是會受到磁場幹擾的。?

這意味著這裏有其他磁場的侵入。?

鬼能磁場??

我感覺到了威脅,但是卻更意識到自己的責任。避免這種幹擾以及回擊,是我現在要做的。離開房間後就停電了,從口袋裏掏出一個打火機,我將它點燃,一路照明。?

上二樓的時候,慘叫聲突然消失了,樓層的模樣也似乎發生了變化。牆壁原本是米黃色的,現在卻是青色的,我來的時候,整座宅子原本應該是停電的,但是現在我眼前,一盞盞電燈卻發出了昏暗的白光。?

這個布局很陌生。二樓我來過的,但是完全不是這個模樣。?

警惕地走著,我隱約聽見了人的呻吟聲。那聲音顯得很痛苦,好似有人在拚命地用被極度擠壓的肺努力獲取最後的一點空氣。?

幻境?鬼境??

突然,在我走到一個房間前的時候,我身邊的門開始哐哐作響。裏麵有人在敲門。然而,這裏不該有人。?

這時我回頭看,發現了異常。?

雖然二樓的布局發生了變化,但是門的位置沒有變的。我記得我身邊這堵門,原本沒有這麽大,但是現在它卻變成了原來的兩倍寬,材質也大不同。而且這裏原本隻是一個放清潔工具的雜物間,誰都可以進出,但是現在門卻被用木條封上了。?

哐哐哐,好像有人想要從裏麵逃出來。那人拚命地抓著門,拍著門,帶著哭泣聲,看來是竭盡全力地想要從屋子裏出來,但是沒有任何的用處。我試圖去開門,但是我注意到,沒有把手。門上有個標誌,名字是“3k-寶楓”,這是s市區最廣為使用的家具用門品牌。?

隨後,拍門聲越來越激烈,燈也開始閃。?

磁場幹擾似乎更加嚴重了。?

我警惕地站住,給自己先點了根煙,隨後將手裏的打火機摔在地上,“砰!”地一聲,空氣裏彌漫了汽油的味道,我略微擦動指頭,空氣裏刷刷刷地燃起了火焰。再將口袋裏的符咒丟進火焰點燃,我低念幾句,火更旺,將走廊的空氣烤得熾熱。?

紅色的火焰和青色調的走廊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而等火焰消退後,白色的幾盞燈也滅了,走廊又恢複了原樣。那哐哐作響的木門重新變回了原樣,縮小了一倍不說,商標也沒有了。?

這時候,呻·吟聲褪去,我又聽見了尖叫聲。是秦藍的。?

“那裏,那裏,那裏!!”?

秦藍大喊著三個“那裏”,歇斯底裏,我衝進她的房間,卻見女管家藍媽和幾個女傭人正拉著她,防止她激動地下床跳窗。?

“怎麽了?”?

“小姐說,衣櫃裏頭有鬼。”?

“鬼?”?

“血!”?

秦藍激動地道:“有血,那裏流血出來了!”?

聽了這個,我微微一側頭看向雕花的銅質衣櫃,卻見櫃子裏的衣服被扯地一地,有的衣服還被剪子絞了。再仔細看,隻見衣服堆裏果真有一條白裙子一半染了鮮紅,甚是紮眼。?

見了這個,我眉頭一緊,大步走向衣櫃,撿起那條裙子,再用手在衣服堆裏一搜,我摸到了一包軟軟的東西。那是一個裝了鮮血的塑膠袋。?

血??

看著血袋,我道:“你們放這裏的?”?

藍媽看見,激動地臉都紅了,對著門外的人大聲喊:“小何,阿咪,佳佳,你們過來!誰在小姐的衣櫃裏放這種東西的?!!”?

喊完,一群女傭過來,驚慌失措地都否認是自己幹的,但沒等再細問如何,突然間秦藍又大喊起來。?

“啊——!!救命啊——!血,我受傷了,我受傷了!!”?

我回頭,見秦藍身下白色的床單上又多了一灘血紅色,鮮血沾染著床單,還有秦藍的白色裙子,她見到這個,嚇得叫得更慘了,抓著窗戶又要跳。可才拉開窗簾,她見了什麽東西後,尖叫一聲,昏死過去。我緊忙跑去看,卻見窗戶正對著的樹上掛著一個白色的東西,飄飄忽忽的,遠看就好似一個女人被吊在了樹上。風一吹動,那白色的東西轉了一個身,一頭黑發下是一張戴了癲狂笑意的麵具的臉。?

“啊——!!”?

***?

將白色的床單和假發還有麵具丟在地上,一屋子的女傭都後退了一步,而藍媽卻不似剛才那樣害怕了。她盯著這玩意,臉色憤怒地發紅。她衝著身邊的人,道:“一個個都是死人麽?!樹上掛了這個東西都沒有人發現麽?!阿陳,錄像看了沒有,是誰掛的?”?

一個中年男子低頭走出來,道:“看了。但是沒有看見誰……”?

“沒有看見外人?我看看!”?

話落,女管家讓人將監控錄像播放起來。一屋子的人一起看。?

調整到白衣假人出現在樹上的大概時間的時候,每一個人都目不轉睛。這時候大家都注意到,11點11分10秒的時候,樹上還什麽東西都沒有的,隨後視頻上出現了點雪花,這情況一直延續到11點11分20秒的時候,畫麵又清晰了,而白衣假人已經出現在了樹上,搖搖晃晃地,好似一直都在那裏一樣。?

“隻是不過十秒的時間,誰有這個能耐將這個東西掛上去的?”?

這個情況顯然出乎常識,或者說,很詭異。?

女管家也不罵人了,額頭上開始掉汗。我坐在沙發上,對著女管家道:“好了,罵人不管用。真想擺平事情的話,你隻需要幫我一個忙。”?

女管家瞪了一眼畏畏縮縮的女傭人們,急衝衝地對我道:“什麽忙?”?

我聳聳肩:“麻煩你暫時閉嘴。”?

我這話讓她立刻噎在了那裏,而我讓她把女傭人們喊下去後,走到秦藍麵前,看著低著頭的她,道:“你如果真想我幫你,最好能把事情的真相從頭到尾和我說一遍。我想,你也不希望整天忍受這種煎熬吧?聽說這裏不是第一次鬧鬼了。你可以選擇離開這裏,但是相信我,對方會一直跟著你的。甚至,我懷疑,這次的戲弄不是禾虹幹的,而是你費盡心思保護的那個人下的手。”?

聽見我說起背後主使者,秦藍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我。對的,她從來沒有和任何人說過主謀是誰,也沒有告訴過我,所以按照道理,我不該知道。?

而我見她驚奇,隻是坐下身,語重心長地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對方留著你,隻是你還能做做幌子。可必要的時候,我想那個人是很舍得把你豁出去的。看看,你在這裏遭受折磨,那個人卻沒有出現過,不是麽?說出實話,給自己一個後路吧,秦小姐。”?

我的話,讓秦藍猛然一怔,但是她很快地對著我激動地道:“你胡說八道什麽?哪裏有幕後主使?什麽凶手?!我是無辜的!禾虹是死於意外,不是我害死的。”?

“但是你的屋子裏留有證據。秦小姐,可否告訴我。二樓的雜物間,原本是誰的客房?在被謀殺前,她是否曾經被你們軟禁在那裏?”?

“你胡說——!!”?

不知道是否我講中了要害,秦藍的表情變得歇斯底裏。她用力推了我一下,隨後對著女管家大喊:“叫她走,叫她走!我不要她幫我了,她和別人是一夥的,是故意串通誣陷我的!他們想將別人的死嫁禍在我身上!!”?

“小姐,小姐,你冷靜,冷靜。鍾小姐,你都說什麽東西?!”?

女管家也顯得很憤怒,話都說不清楚,隻是摟著秦藍安慰。我搖搖頭,拍拍自己的衣服,道:“沒有辦法了。那你隻能在這裏繼續痛苦,繼續恐懼,然後繼續陷入折磨。而明天就會有人來要你性命。我很想幫你,想想看,如果你承認了是自己幹的,最多是一個幫凶,你家又有錢,說不定你能減刑和保釋。可如果不承認,這以後,你的性命恐怕就……你自己想想吧。然後,因為我們不能很好的合作,我隻好離開了。”?

說著,我轉身就走,但就在我邁開腳步的時候,秦藍突然離開座位,抓住了我的手,哭泣地道:“你帶我去夏家吧。我不住這裏了。”?

我回頭看著秦藍有著重重黑眼圈的臉,道:“夏家,你自己不能去麽?”?

“你都說,明天有人來殺我,我自己去來不及了。你不在,我一定會死的。我要去找姨姨。她們會救我的。”?

“之前你姨姨沒有邀請你去麽?”?

“我原本以為沒有什麽的。我不肯去。但是我現在已經受不了了。這幾個月以來,我受不了了。”?

“……”?

“求求你。你保護我去,我給你你的薪酬。一分錢都不少。我要去夏家。”?

聽到這個,我無表情地看著她,道?

“好吧。我帶你去。但是我希望你知道,秦小姐。找人庇護一時可以,庇護一輩子是不可能的。你欠別人的,不管躲哪裏都遲早要還的。”?

秦藍聽了,將嘴唇咬得很緊很緊。我知道她不會再說什麽了,轉身便去收拾東西。?

天還沒有亮,我將一切需要的東西整理好了。這時候,很意外的,我眼角一抽,看見窗口飄著一個東西。?

見鬼,那是一隻鬼。這家夥穿得相當老舊,用黑漆漆的眼睛盯著我。但是奇怪的是,他悠悠哉哉的,絲毫沒有鬼魂見到捉鬼師該有的驚慌失措。我甚至為這家夥的大膽而反應遲鈍,沒有立刻拿下他。隻是,當我有所動作的時候,他突然湊上前,悄悄地道?

“喂,小妹,我告訴你一件事情。”?

“???”?

正當我準備對付這突然冒出來的不和諧的玩意兒的時候,這隻鬼開口了。我怔怔地道:“怎麽了?”?

“這屋子的小姐一直在自言自語地哭,說,‘要是我去了,生氣了怎麽辦?警告我不要去的,會擺平的。可是,什麽時候擺平?不,不,我不去,我一定會死的了。但是我去了,他生氣了怎麽辦?’有內·幕哦。”?

嗯??

我聽著這沒頭沒腦的話,莫名其妙。而對方隻是慢悠悠地又飄走了。一邊飄,一邊露出黃牙笑道:“我和老吳是麻將友,上星期我們才見過嘛。小妹你記性真差,給你透露點消息而已。順便讓你提醒吳達還我錢啦,告訴他哦,不管躲哪裏去,後天不還我就和王姑婆搗他墳頭去。”?

我目瞪口呆地見著那肥碩的中年大叔鬼慢慢地飄走,嘴角一抽。?

什麽情況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