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士無疑都是脾氣火爆的,也不招呼就使出一個連環踢,格爾的雙腿快得讓人看不清影子,他一心要這個老頭清醒清醒,近戰,他有信心一招搞定這個可惡的老頭,這個連環踢就是以速度快而聞名。

    但是格爾的連環踢才踢到一半,就驚恐的看著眼前一道比他身體還長的半月風刃向自己攔腰砍來,我的媽呀,這麽粗的風刃,被砍上絕對是一刀兩半,格爾今天可沒穿鬥鎧。

    格爾的反應也靈活到了極點,半空一個側飛,然後就象一塊落水的石頭猛的向下一掉,風刃幾乎擦著他的頭皮飛過,繞過他的時候居然還會轉彎向天空飛去,帶起一串白sè的空氣波動消失在天際,可見這風刃的速度多快。

    格爾看得頭皮發麻,這老頭展現的實力絕對超出了一般魔法師的程度太多了,最主要是,這麽近的距離,他一個月耀鬥士居然占不到絲毫便宜,這說明了什麽,別人施展魔法的時間非常短。

    馮文在一邊也看呆了,老頭居然這麽強,上次風鞭不用咒語就算了,畢竟那也隻是二段的魔法,但是這個風刃還是這麽大的風刃卻是八段高級風魔法了,這老頭居然還是不念咒語,難怪他敢和這個鬥士近戰,他到底是什麽人,這樣的人居然來教導特招班的小屁孩?

    唯一讓馮文覺得可惜的是這老頭的風係而不是土係的,雖然剛才老頭施展了個石化術,畢竟那是一個隻要是魔法師都可以施展的一段基本魔法。

    格爾在這麽多人麵前誇下海口,麵子上過不去,馮文驚異的看到他在手上一摸,一套散發著微弱光芒的鎧甲就穿在了身上,格爾的受傷還拿了一把造型象武士刀卻更巨大,更沉重的單手刀出來。

    “老頭,你可要小心了,我的刀是會殺人了,如果你想認輸現在還來得及。”穿了月耀鬥鎧的格爾信心大增,一副睥睨天下的樣子,手裏的單手刀遙指老頭。

    特倫沒看格爾,而是將目光掃了一下馮文,卻見到馮文一副惋惜的樣子,這小子惋惜什麽,怕老夫會輸?不對,不對,我知道,肯定是因為老夫使用的都是風係魔法,小子,看你還不膜拜我。

    特倫又看了看格爾,暗歎一聲:月耀鬥士,在普通人眼裏已經是難望項背的高手了,不過今天就拿你給那小子長點見識。

    又是一個超大號的風刀,帶著蔚藍的光芒,就象一把鐮刀揮舞向稻草砍去。

    格爾身上猛然爆發出一團亮光,單手刀上立即布滿了鬥氣,刀芒居然吞吐出五米長,月耀鬥鎧,百分之三十的振幅,讓格爾的鬥氣更具威力。

    大喝一聲“崩山擊!”,格爾全身都化成一團火紅sè,從地上高高躍起,沉重的單刀從上向下摜下,發出壓抑的崩擊聲,真如有開山之力。

    崩山擊的刀芒準確無誤的砍在風刀之上,格爾隻覺得握刀的手就象被一柄鐵錘砸了一下,身上的鬥氣居然晃動起來,他大驚,連忙催動鬥氣才穩定下來,總算將風刀擊碎化成了絲絲氣流。

    但是他整個人卻被強大的反彈力震得倒飛出去,這老頭好可怕,我已經穿了月耀鬥鎧了,格爾就是再笨也知道這次惹到了不該惹的人。

    格爾在空中控製身體就要落下,突然地麵毫無征兆的冒出一根好大的地刺,直奔屁股,這要被插中,那就成了爆ju花,眾目睽睽之下爆ju花,絕對的奇恥大辱。

    格爾氣極,再次怒吼一聲:“雙流斬!”單手刀居然脫手飛出,馮文隻看到單手刀以快到極點的速度在空中斬出一道圓圈,地刺就那麽被斬成兩截,這個鬥士也好強。

    但是馬上馮文就閉嘴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一根風鞭,當初抽打過他的風鞭隻是更加粗大,帶著呼嘯卷向格爾,雙流斬似乎耗費了格爾巨大的體力,風鞭卷到,他居然沒躲開,瞬間就被纏住了手腳。

    一根石柱從地下冒了起來,直接撞在格爾的胸口,鬥鎧光芒亂閃,頓時暗淡了幾分,格爾一聲慘叫還沒過去,一塊小轎車大的石塊又從空中砸了下來,隕石術。

    結果就是格爾直接沒入了地麵,上麵還壓著那塊大號的石頭。

    阿克拉哭喊著跑了過去,特倫缺如同惡魔一般“哈哈”大笑:“小子,知道了麽,別說找個舅舅,就是找你全家來老夫照樣收拾了,放心他還活著,老夫又不是殺人狂魔。”特倫現在是心花怒放啊,因為馮文此時的表情讓他太滿意了。

    “雙係魔法師,不,起碼是雙係魔導師的實力,否則絕對無法使出八段的高級魔法。”不僅僅是馮文愣住了,其他的人都愣住了,貝斯魔法學院僅僅是一個啟蒙學院,也就是說僅僅是啟蒙,這裏每年將會淘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學生。

    在魔法界來說,貝斯是沒有任何地位的,他甚至在別人的眼裏還根本算不上魔法學院,在這裏執教的基本都是魔法學徒的水準,除了極個別的,比如院長也才是一個大魔導士。

    還有一個自願者教師索菲,別看她看起來隻有二十來歲的樣子,jīng靈的壽命可是最少都有一千五六的,即使她是木係二星級魔導師,但大多數人看來,她應該也就是個初級魔導士的水準。

    魔導師,這裏居然來了一個魔導師,還是雙係的,在米蘭帝國這樣的人也絕對是金字塔最頂尖那層的存在,怎麽會在貝斯當老師?

    特倫根本不理會其他人的表情,在他看來馮文已經被自己吸引,遲早會來求自己,所以他得意的笑了。

    格爾從地下爬了上來,看到特倫的時候再沒剛才的囂張表情,他知道這已經是對方留情,否則他絕對沒有命活下來,雙係魔導師啊,起碼都是兩星以上魔力,有著親身經曆的格爾對特倫有了更準確的判斷

    乖巧的走到特倫麵前:“尊敬的閣下,請允許我為剛才的魯莽道歉…..”他話還沒說完,特倫就把手伸出來,居然還要討要剛才的一千八百金幣。

    格爾臉上抽搐,一千八百雖然不是很多,但是他身上哪裏帶那麽多現金,摸摸掏掏的半天,看到老頭臉sè不對,終於一狠心,拿出一顆閃著土黃sè光芒的魂核出來,咬咬牙遞給特倫。

    特倫的眼睛一亮:“你真舍得,這是一顆上品地獄魔蟲的魂核,拿出去賣少說也值個七八萬金幣,我可沒錢找你。”地獄魔蟲的魔核絕對是土係魂核中的好貨,有了它,對於魔導士以下的土係魔法師來說都是絕佳的輔助品。

    格爾連忙點點頭:“是的我願意送給閣下,不用再找錢了。”

    特倫點點頭:“你叫格爾吧,三十歲就有月耀鬥士的實力,也是天才嘛。”馮文鄙視老頭,剛拿了好處就替人說好話,他似乎忘記剛才還將別人打得要死,馮文不知道,三十歲以前能達到月耀鬥士的絕對不會侮辱天才二字。

    格爾連道:“不敢,不敢。”

    特倫老神在在將魂核轉身就放了起來,那表情自然得如同拿的是自己的東西,拍拍手道:“嗯,收了你的禮物,這樣吧,那個冰峰上有個叫卡修那老東西似乎缺個跑腿的,你就去試一試,嗯,就告訴他,上次拿老夫的兩瓶屠龍藥劑還沒給錢,他就知道老夫是誰了。”

    格爾聽了特倫的話,當場就愣了,冰峰上的卡修,全米蘭人都知道那是艾瑪大陸五大劍聖之一絕世強者。

    但是眼前的老者居然敢直呼其名不說,還帶罵的,這,這位是……格爾清醒過來的時候,瞬間覺得自己簡直幸運到了極點,能跟隨劍聖哪怕隻是跑腿的,都是一個鬥士的榮幸,再想向特倫道謝的時候,特倫已經帶著學生重還教室。

    格爾默默的行了一個禮,才離開,他不知道為什麽會相信老頭的話,但是他覺得就是應該相信,能直呼劍聖名字的人,絕對不是一般人。

    此時特倫正一臉得意的在馮文麵前道:“如何,有沒有興趣到泰坦學院去呢,隻要你去,就可以跟著老夫學習土係魔法,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哦。”

    滿以為馮文會象一個點頭蟲一般眼冒星星的答應自己,哪知馮文一句話:“泰坦現在是不是很缺錢,到處要你拉生源?我可沒錢去,這裏目前就足夠了。”馮文心中一直抵觸特倫,再說他身上也隻有五個金幣,他是真的沒錢,而且基礎的東西到了泰坦可能還學不到。

    無形當中,馮文把堂堂泰坦學院院長,一代魔法宗師給當做了一拉生源的跑堂。

    特倫被馮文一句話差點氣得吹胡子,他堂堂泰坦學院院長居然成了一個拉生源的業務員,泰坦缺錢?天大的笑話,這小子不識好歹,特倫本想將那顆地獄魔蟲的魂核送他,一氣之下也忍了。

    特倫走了,被馮文一句話氣走了,索菲急急忙忙找到馮文:“你,你怎麽將院長氣走了,你知道嗎,想要拜他為師的人全艾瑪不知道有多少人,你菲也不知道為什麽特倫會看上一個什麽都不會的學生,或者院長大人有辦法改變他吧,她不禁為馮文惋惜。

    馮文哪裏知道被他氣走的人在整個米蘭帝國也是赫赫有名的魔法宗師,他還不知道他錯過了什麽,根本沒有一點覺悟,以至於後來他還不得不感歎人的一生總會和許多機遇擦肩而過,人總會走上和最初理想不一樣的路。

    *****

    喜歡就支持,留言加jīng,推薦,收藏啊,朋友們請支持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