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箏曲不合時宜的中斷,眾人這才從陶醉於追雨姑娘美貌的夢幻中回過神來,找尋起剛才彈琴之人。人影未至聲先到,隻聽見二樓雅間內傳出一聲****:“小女子姓木,名婉清,在此獻藝多時,不知是否可以與剛到場的追雨妹妹一較琴技!”原來彈琴之人的聲音就如撥弄琴弦般清脆悅耳。

木家!新進崛起的強勢世家之一,嫡傳的三小姐木婉清琴技蓋絕嵐武,曾被傳入皇宮獻藝,深得萬皇賞識!在傳言中的木小姐不僅以一手好琴名動天下,更是一位有著傾城之姿的俏麗佳人,倍受皇儲及大世家公子們的青睞,錦繡前程不可限量!

隻聞聲音便讓人渾身酥麻,木婉清的傾城盛名果然非虛!堂堂木家三小姐,今日卻屈尊在這鳳棲樓內低調彈琴,究竟又是為了哪位貴不可言的神秘客人!

就在眾人紛紛猜度之際,心紫相當直白地回答木婉清:“我不彈琴。”

其實心紫不是不會彈琴,像什麽高山流水,廣陵散之類的,隨便一曲拿出來都可以這故弄玄虛的木姑娘直接聽趴在地上,哭著爬著回家去!隻是現在她覺得為了吸引男人的注意力而獻藝實在是非常無聊的行為!光是這“獻藝”二字都叫她大倒胃口,獻你鬼的個藝!我又不賣藝!為了討好男人而彈琴的女人,怕是早就失去了純正的琴心!

聽說追雨姑娘不彈琴,在場眾人不禁大失所望,不過又看向她纖纖素手,心下頓生憐惜:不彈也好,這麽柔嫩的玉手哪堪冰冷的琴弦摩擦生繭!

“那與妹妹比書畫可好?”

木婉清躲在珠簾背後對心紫不依不饒,左一聲妹妹右一聲妹妹叫得可歡,仿佛故意用追雨年幼無知的形象來消磨眾人對她的好感。小丫頭,不要以為掩上麵紗就能欲擒故縱地抓住男人們的胃口,你在姐姐麵前還是嫩了點!

“木姐姐還是不要謙虛了,追雨今年不滿十四,怕是比木姐姐年輕很多,至於書畫,自然也沒有姐姐功力深厚!”

一句話把木婉清噎個半死,老女人!我比你小,所以技藝不精,請不要拿前輩的姿態來壓人!哼!惡心人,誰怕誰不成!

眾人又是一陣驚歎!追雨姑娘才十四歲就出落得出此動人!那她一定尚未許配人家!許多世家弟子的眼神灼熱起來,大堂內的溫度頓時又提高幾分!

“追雨姑娘!”

木婉清終於按捺不住從簾後旖旎而出,本來見眾人被剛出場的追雨奪去所有注意力,她就焦急地看向三樓天閣:夜!夜殿下!你不會也忘記聽婉清的曲子,被這來曆不明的黃光丫頭給迷得七暈八素了吧!婉清這就把她趕走!

本來想以琴藝畫功壓人,沒想到這個追雨厚顏無恥,居然坦坦當當承認技不如人,反而更加博得眾人青睞。還要她木婉清的顏麵往哪裏擱!

“追雨姑娘,我一見你就如遇到故人般親切,所以姐姐忍不住好言勸誡妹妹一句:以色待君,必有人老珠黃的一天,以紗掩麵,也不可掩去天生的缺陷。妹妹還是趁著年青多學些姑娘家基本的品德技藝,為容顏增光的同時也好陶冶身心!”

眾人遠遠看見一名身著翠綠絲錦的纖弱女子從珠簾後緩緩走出,從二樓雅間的小木梯一步步走下大堂,就猶如畫卷上的美人走下紙麵一般驚豔動人!這個名動鳳城的木婉清果然是美得不可方物,隻見她鬢如堆雲,巧笑嫣然,既有病柳扶風之態,又似青蓮妖嬈之姿,髻上綴著的碧色翡翠珠花,隨著步伐輕輕擺動,將她那雙浸水帶淚的大眼睛襯托得更加脈脈含情。

木家三小姐一出!當真非同凡響!

她那段對追雨苦口婆心的勸解,實則字字帶刺!一來暗示追雨麵紗下的容貌其實醜不堪言;二來貶低追雨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空有皮囊卻不學無術!待眾人產生狐疑之時再不故大家閨秀的矜持,在大廳廣眾之下顯露自己的清麗容顏,兩兩對比,一個真實美麗,琴技絕倫!一個虛幻飄渺,目不知丁!誰優誰劣立馬分明!

她木婉清,才是今天的主角!

果然是一個抬高自己身價的好手段!眾人看向木婉清的目光頓時又熱切起來。

兩位年青姑娘,在華麗的大堂正中一左一右娉婷而立,綠對藍,巧笑對冷淡,於無聲處劍拔弩張!

心紫在心裏暗罵!娘的,這是什麽個破酒肆,老子以後再也不來了,還以為有什麽情報可挖,沒想到一進門就遇上個沒事找事的醋壇子,什麽破玩意兒!姑娘們個個如狼似虎恨不得馬上與在座公子結拜天地,公子們群群放浪形骸,沒有一點世家尊嚴地對姑娘家品頭論足!這哪裏鳳城第一名樓,純粹就是個高檔雞窩!

麵紗上隻有心紫那雙攝魂奪魄的雙眸正冷冷笑著,等老子氣死這個什麽爛木姑娘,立馬拍屁股走人!一邊想心紫一邊向前麵木婉清緩緩走去:“追雨從來就沒有什麽德行靜心學習專門討好他人的技藝!因為追雨隻有一個優點便足夠掩蓋所有拙劣!”清冷的聲音分外飄渺。

“不知道追雨姑娘有什麽想與奴家比較?”看著旖旎而近的追雨,木婉清把頭抬得極高,自恃從小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她就不信這個黃光丫頭有什麽可以在她麵前拿得出手。

找到一個除了木婉清以外,沒有人能看到的角度,心紫輕輕揭開臉上的麵紗,向木婉清冷冷笑道:“追雨的優點,就隻有容貌呢。”

魔魅般動人的聲音瞬間抽去在場所有人的靈魂!

絕色的麵容如花,緩緩在木婉清麵前綻放!

“呀!這不可能!”

木婉清愣在心紫這幅絕世尊容前,就像被人狠狠抽在後腦上,頓時停滯住了呼吸!

“美!不可能!不可能有人長得這麽美!不可能……不可能!”

看到追雨麵紗下那張無懈可擊的容顏,木婉清踉蹌後退,顧不上形象地跌坐在地上!

是,人間的美有很多種,蘭可以在芙蓉麵前美,美勝在清幽;菊可以在牡丹麵前美,美勝在氣質;但隻有一種美,是凡物萬般比擬也無法超越的極致之美!無論木婉清想要比清麗,想要比妖嬈,想要比婉約,在心紫可傾天下,集大乘為一身的絕色之下,都渺若塵埃,可以忽略!

不知道有女子竟然可以美得這般沒有人性!受到太大的刺激的木婉清此時就跟瘋了一樣,抱成一團趴在地上碎碎囈語,一會兒哽咽點頭,一會兒又大笑歎氣,把一頭整齊的翠玉珠花也搖得七零八落,亂發覆蓋在爬滿淚痕的臉上,哪裏還有剛才那個不可一世的世家小姐模樣!

心紫輕輕掩回輕紗,冷冷地看著腳下發瘋的木婉清,誰叫你剛才在本姑娘麵前冷嘲熱諷!不是我不想低調,是你太高調!

給你一個教訓!

嘩!看到木婉清如此異常的反應,堂內眾人頓時像開水沸騰般炸開了鍋!有人甚至拍著桌子跳起來!大聲吼道:“追雨姑娘,也給我看一眼吧!”

這個追雨姑娘的真正容顏到底有多美!剛才沒有人看清楚,但誰都可以想象,把一個漂亮世家小姐逼到瘋癲的美貌究竟有多麽地變態!

“我是遊子吟!遊家嫡傳第四子,家裏良田千頃,尚未婚配!不知追雨姑娘等下是否有空一起喝杯茶!”不長眼的家夥居然赤果果地叫囂起來。

“西門烈風!七星大幻師,帝都第二皇衛隊隊長!誠邀追雨姑娘到上席一聚!”拚不過財力就拚武力,反正這個年代隻有強者才能在鳳城立足!

眾人們華華麗麗地忽略著還在地上抽噎著的木婉清,爭相熱情邀請追雨姑娘同桌共席。

丫的!老子又不是餐桌上被拔光了毛的雞!你們這群小**棍通通滾一邊去!心紫拂袖準備走人。

“不知花問月是否有幸與姑娘對飲?”二樓雅間響起一聲慵懶的聲音。

花問月!花家二房長公子!今天炙手可熱的新進天才,傳說容貌俊美,風姿與當年鳳城第一公子花移影相似,純武體質,鬥氣高達七劍武宗!可謂眾世家女子傾心的對象!他一出口,樓下喧囂的聲音頓時停止。

其實玄天純武之人極少,嵐武國花家是個例外,每代都會異生出幾個資質甚高的鬥氣體質少年,而武師的階位也與幻師相仿,依次分別是:武士……武師……大武師……武宗……武尊,使用鬥氣時階紋不是於腳下浮現而是在身後盤旋,取代三角星四棱星主星的花紋也分別是:露草……麥茫……針槐……扶桑……螺翎。

除了內息運行的方式不同,幻能與鬥氣的打擊效果相似,所以七劍武宗就相當於七劍幻宗實力,這可是青年一代中不可小覷的絕對強力,在加上花家彪悍的背景,任此時眾人有多不甘心,也隻能停下叫喚,賣花問月這個人情。

鳳棲樓老板娘紅姑臉上頓時笑成了一朵花,花家!追雨姑娘果真是好運氣!千萬不要忘記我這個大媒人!

可是此時偏偏就有人還能蓋過花問月這個七劍武宗甚大的麵子!

一聲清淡的嗓音帶著穿透喧囂的力量,蓋過花問月的慵懶聲音,在眾人耳際炸響:“十九皇儲——萬夜,請追雨姑娘天閣小酌!”原來一直隱匿在天閣內的,居然是如此顯赫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