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杯我一杯,兩人很快就把半件酒喝下了肚。

    原本楊鬆是喝不得酒的。

    但是現在喝了這麽多,楊鬆已經有點兒麻木了。

    另外一家飯店,林雅已經吃好了,盯著楊鬆和郭磊去的那家飯店的門口,目不轉睛的注視著。

    喝著酒,吃著菜,楊鬆和郭磊差一點兒就要不省人事了。

    這才沒多久,一件啤酒已經隻剩呀一瓶了。

    一件啤酒是十二瓶,現在還剩下一瓶。

    那就說明這麽一會兒,楊鬆和郭磊已經喝了十一瓶了。

    雖然楊鬆頂多了喝了三瓶,但是楊鬆還是有點兒不行了的感覺。

    而喝了八瓶的郭磊的臉已經像一個關公了一樣。

    雖然還沒有徹底的醉倒,但是郭磊還是滿口胡話了。

    兩人大學裏麵的糗事全部被接近醉倒邊緣的郭磊口無遮攔的說了出來。

    就連兩人什麽時候研究過波多野結衣的新片子也被郭磊說了出來。

    周圍其他的食客都是一臉驚恐的看著楊鬆和郭磊。

    不明所以然的食客們以為楊鬆和郭磊是很要好的基友,在研究波多野結衣新片子的時候做出了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來。

    所以周圍的食客才會很驚恐的看著楊鬆和郭磊。

    等了很久,林雅還沒有看見楊鬆和郭磊從飯店裏麵出來,頓時奇怪無比。

    “怎麽還沒有出來呢?這兩個人進去喝酒都喝了一個多小時了,按理說應該出來了吧!難道說兩人都是千杯不醉?不可能,楊鬆可是出了名的一杯倒。”林雅猜測的自顧自說道。

    久久沒有看見楊鬆出來,林雅開始擔心了。

    “算了,我還是過去看看吧!萬一兩人已經在裏麵醉了呢?”林雅一時間想不出什麽好辦法,於是結了飯錢,章楊鬆和郭磊的那家飯店走去。

    兩家飯店之間的距離隻有十多米,隻是隔著一條小公路。

    所以林雅隻走了幾步路就到了那家飯店門口。

    走了進去,林雅看見了爛醉如泥的楊鬆,還有快要醉的不省人事的郭磊,無奈的笑了笑。

    走到楊鬆身邊,林雅膩膩的叫道:“老公,還行不行?能不能和我回家?”

    林雅很美,在林雅進入飯店的時候,就有其他的一些荷爾蒙分泌過多的年輕男子準備過來要一個手機號碼之類的。

    但是在聽到林雅叫楊鬆“老公”之後。

    周圍的那幾個躍躍yù試的年輕男子的行動便不得不終止了。

    幫楊鬆幾人的飯錢和酒錢結了之後,林雅打了個電話出去。

    打完電話後,林雅無奈的坐在楊鬆身邊。

    溫柔的從提包裏摸出一般濕巾紙,林雅抽出一張,開始小心翼翼的給楊鬆擦拭臉來。

    周圍的那些人,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

    都開始嫉妒起來了。

    不過男人和女人的嫉妒對象不一樣。

    男人們嫉妒的是楊鬆有林雅這麽一個美輪美奐的女子當他的女朋友。

    女人們嫉妒的就是為什麽林雅長得這麽漂亮?

    讓她們的“漂亮”全被遮蓋了。

    嫉妒是之天xìng,不僅是其他人會嫉妒林雅。

    林雅也會嫉妒其他人。

    就好比林雅非常嫉妒陳若若一樣。

    陳若若和郭磊交往幾個月,肚子裏已經懷上郭磊的孩子了,都已經快要兩個月了。

    這就是林雅會嫉妒的地方。

    至於林雅為什麽會嫉妒陳若若懷上郭磊的孩子。

    是因為林雅有些吃味了。

    根據楊鬆以前的介紹,林雅知道了郭磊和陳若若的交往還沒有半年。

    而且三個多月前出海的時候,林雅能夠明明白白的看出郭磊還沒有把陳若若追到手。

    隻是存在好感而已。

    但是這才過去三個多月啊!

    這才三個多月陳若若已經懷上郭磊的孩子了,而且已經快要兩個月了。

    這就說明郭磊隻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就把陳若若追到手了,而且還把“正事”辦了。

    林雅嫉妒的就是那件“正事”了。

    在林雅看來,自己和楊鬆認識已經幾年了,雖然之前自己倒追楊鬆被拒絕了,但是前段時間兩人也算是正式確立了關係的啊!

    確立關係的時間比郭磊和陳若若確立關係的時間不知道長了多久。

    但是兩人之間的關係就還是存在於拉拉手的範圍之內。

    所以林雅嫉妒了。

    周圍的那些食客也都鬆了一口氣。

    剛才周圍的那些食客都以為楊鬆和郭磊是一對“好基友”,但是現在看見楊鬆的這個美得無法言語的女朋友的時候。

    那些產生過“邪惡”念頭的人的嘴巴哪裏還說得出一句話!

    過了差不多快要半個小時的時間,一輛軍用車停在了飯店外麵。

    一個穿著軍裝的男子大步的向飯店走來。

    進入飯店,那些食客全都震驚了。

    軍裝男子軍裝上麵的肩膀上麵的那些星星就可以表明這個軍裝男子的軍銜應該比較高。

    然而軍裝男子並不是來吃飯的,徑直走到林雅前麵,軍裝男子很無奈的叫了一句:“姐,有什麽事情嗎?”

    軍裝男子的這句話讓周圍的食客全都大跌眼鏡。

    “幫我把他們兩個人弄回去。”林雅淡淡的說道。

    “姐,這個人我認識,不過另外一個人是誰啊?我似乎沒有看見過。”軍裝男子無奈的問道。

    軍裝男子是林雅的弟弟,親生的那種。

    軍裝男子叫林盡瞿,諧音“林進取”。

    意外讓軍裝男子能夠進取向上。

    見到自己弟弟問自己楊鬆是誰,林雅歎了一口氣,慢慢的將林雅的事情說了出來,包括楊鬆說的那三個月的事情。

    林盡瞿聽得一愣一愣的。

    聽完林雅說的話後,林盡瞿終於明白為什麽進他他姐會打電話讓他不管怎麽樣都要從部隊裏麵出來。

    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她的男朋友楊鬆和楊鬆的好朋友郭磊兩個人喝醉了啊!

    自己姐姐已經發話了,林盡瞿還敢有什麽怨言嗎?

    將郭磊章“搬到”了軍車裏麵,然後又回來“搬起”楊鬆向車子裏麵走去。

    不過剛剛將楊鬆搬起來的時候,林盡瞿就微微的眯了眯眼睛。

    將楊鬆也搬到了車子上後,林盡瞿讓林雅也坐進了車,然後開著車向林雅說的目的地走去。

    PS:今天再次對不起讀者們了,最後一更明天了吧!今天實在是太累了,也太忙了,搬東西回家,很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