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不知不覺的就過去了五天,五天的時間裏楊鬆和羅佳過得很幸福。

    五天過去了,楊鬆做的準備工作也做完了。

    這五天時間裏,兩個剛剛破了身的男女自然是忍不住對方身體的誘惑,夜夜笙歌。

    不過這五天時間裏,兩人也不全是荒yín無度,白天的時候還是做了很多有用的事情的。

    五天前,羅佳找到枯木的那個地方有很多的枯樹,楊鬆就想要利用這些東西離開荒島。

    這幾天裏兩人過得雖然很安逸,不過兩人心中想要離開這個荒島的念頭卻是沒有消散。

    雖然回去麵對林雅是非常尷尬的,但是這種尷尬總比終身被困荒島要好的多。

    因為枯樹太笨重了,所以楊鬆一個人抱不動,隻能和羅佳找到一個相對較小的枯樹,每天合力拖著它向海邊移動一些距離。

    經過五天的不懈努力,枯樹終於被他們移到了海邊。

    時間很快的就又過去了三天。

    三天後,站在海邊,望著經過了三天加工才做成的簡易船隻,楊鬆和羅佳臉上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楊大哥,我們真的要這麽離開麽?會不會太危險了?”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麽的羅佳有些吞吐的說道。

    點了點頭,楊鬆擦拭了額頭上的汗水道:“嗯,危險可能會有,不過我們必須離開這裏了,難不成你想要繼續在這裏過野人般的生活?”

    過去的八天時間裏,楊鬆通過章魚分身在周圍的海域到處查探了一番,發現在這個荒島附近估計一百海裏的地方有座島。

    從很遠的地方,楊鬆看見了那個小島附近有一些船隻在活動,估計是從事捕魚事業的吧!

    至於他們是不是從事捕魚事業的,楊鬆不關心。

    知道那裏有人類的活動跡象後,楊鬆就隻關心他們能不能順利到達那裏了。

    “哦,那我們怎麽離開?這艘船真的能夠帶我們離開?”

    其實羅佳有一點兒不想回現代都市的,因為在這個島上楊鬆是屬於她一個人的。

    盡管那天說的很灑脫,但是羅佳真的能夠做到那麽灑脫嗎?

    每個女人都是善於嫉妒的存在,所以羅佳有些嫉妒林雅了,嫉妒林雅能夠真正的得到楊鬆的心。

    這幾天裏,羅佳能夠清楚的感覺到楊鬆的心裏掛念著一個女人,但是那個女人不是她。

    “相信我,我有辦法的,我們一定能夠離開這裏。”楊鬆肯定的回答道。

    楊鬆的辦法就是讓章魚分身在海下拖著他們的船前行,一直到那座小島附近,那樣那些在小島周圍活動的船隻就能夠發現他們了,最後他們就可以被救了。

    在沒有任何的負擔下,章魚分身遊了半天才能到達那個小島附近。

    等會兒要拖著自己的船前進,估計速度就會大幅度的降低。

    所以楊鬆通過預算,粗略的估計了一下自己到達那個小島需要的時間。

    現在是清晨,楊鬆估計的是自己和羅佳花費章魚分身獨自的兩倍的時間,也就是一個白天左右。

    那樣到達小島的時候差不多就是黃昏了,那些作業的船隻也該回航了,正好可以將他們救走。

    佳話中有些落寞,有些無奈。

    這些小小的情緒變化楊鬆沒有感覺到,依舊望著枯樹船,道:“那麽,佳佳,你就先睡一會兒吧,睡醒了我們就已經被救了。”

    說著,楊鬆趁羅佳不注意,一記手刀砍在了羅佳的後勁。

    章魚分身的事情楊鬆是不會讓任何人知道的,哪怕現在羅佳已經和他發生了關係,是他的女人了。

    自然而然,羅佳在楊鬆的這一記手刀下昏了過去。

    抱著羅佳柔若無骨的身子,楊鬆將羅佳放在了枯樹船上,然後用他千辛萬苦在椰子樹的樹幹裏麵掏出來了纖維絲把羅佳綁在了上麵。

    在大海上漂流可不是兒戲,一不注意就可能是萬劫不複,所以楊鬆不得不這麽仔細,不得不這麽的用心。

    把羅佳固定在了枯樹上,楊鬆又將上的那個椰子殼放在了枯樹上麵,然後用盡全身力氣推動著枯樹在沙灘上前行。

    在楊鬆快要虛脫的時候,枯樹終於被推到了海裏,楊鬆一個飛撲,抱住了,手指深深地插進了前幾天用手機後殼挖出來的小洞裏麵。

    感覺自己已經抓穩了之後,楊鬆分出意識控製著章魚分身的一隻觸手伸進了事先自己挖好的那個洞。

    直到章魚分身完全用觸手穩定了枯樹後,楊鬆才將身體撐起來,趴在枯樹上麵。

    然後楊鬆用右手伸進椰子殼裏麵,費力的蘸了一點兒出發之前就準備好了的椰油,馬馬虎虎的塗在了自己的臉上。

    今天大海風平浪靜,一看就是大太陽的天氣。

    因為海上的太陽是相當的毒辣的,在海上漂流的人很容易被那種毒辣的太陽弄得體無完膚。

    而椰油具有防曬霜的功效,所以楊鬆才用椰油充當防曬霜,避免在太陽出來後因為太陽的毒辣而皮膚潰爛。

    接著楊鬆又蘸了一些往羅佳身上塗抹。

    塗抹完了之後,楊鬆將意識再次抽調了剩餘的百分之五十在章魚分身上麵,隻留下了很少的一部分讓自己能夠抓住枯樹。

    之所以要把大部分的意識都放在章魚分身上麵,是因為漂流途中經過的海域肯定會有鯊魚這種恐怖的存在,所以必須高強度的集中意識來觀察周圍,盡量避免遇上鯊魚。

    意識大部分在章魚分身體內的楊鬆無神的看著前方的大海,有些感觸。

    “沒想到我還能活下來,不過回去之後怎麽給雅雅說呢?羅佳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怎麽辦呢?真的很傷腦筋啊!”想到回去之後就要麵對林雅,楊鬆有些惆悵了。

    被楊鬆用手刀砍暈的羅佳安安靜靜的趴在枯樹上睡著覺,沒有看到楊鬆的苦惱。

    為了今天的行動,楊鬆特地在昨天晚上控製著章魚分身進行的大量的進食,所以現在章魚分身看起來很jīng神,拉著枯樹神采奕奕的向目標小島遊去。

    太陽逐漸升了起來,懸空在天空的正上方,毒辣的rì光照shè在海平麵上。

    “我靠,還好塗了椰油,否則還真的不好受啊!”感受到皮膚上的異狀楊鬆嘟囔道。

    “那……那是什麽……”眼光撇到了不遠處的海平麵,楊鬆抖然驚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