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叔,我錯了。”遊佐看見羅青生氣了,低頭認錯道。

    雖然因為研究的原因,羅青沒有辦法在研究成果出來之前離開這座小島。

    但是在這個小島上羅青依然是絕對權威的代表。

    盡管遊佐在比羅青還要年輕時候就獲得了“教授”稱號。

    可是羅青已經從事生物基因技術的研究幾十年了。

    在華夏共和國,還沒有幾個人敢說他在生物基因技術有羅青的造詣高。

    對於生物基因技術的研究,羅青在華夏共和國就是一座裏程碑。

    所以,盡管遊佐在生物基因技術上的造詣也很高,但是還沒有達到羅青的地步。

    在這個小島上,羅青的命令比國家元首還要管用。

    “哼。認錯有什麽用?難道你認錯了,楊鬆就能夠醒過來?給我說說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如果不能令我滿意,我想你知道後果的。”

    羅青現在是相當的生氣,這個遊佐真的是太胡作非為了,居然還沒有吸取上次那個士兵的教訓,還讓活人來幫他做實驗。

    而且這次出意外的可是他的女婿啊,是羅佳的男朋友啊!

    現在羅佳本來就在和他們進行冷戰,不肯原諒他和張蘭。

    如果再讓羅佳知道了這件事,羅青覺得想要讓羅佳原諒他們夫妻那可就是癡人說夢了。

    “是這樣的,羅叔,上次不是因為我的實驗失敗讓一號成為了植物人嗎!那次的事情我很愧疚,所以我一直在想辦法能夠讓一號蘇醒過來,所以我才開始進行這種研究,這不正好楊鬆來了麽?所以我就……所以我就……”

    “你想的太美好了,現在你心裏舒坦了吧,把楊鬆也弄成了植物人,很不錯嘛!”羅青忍不住譏諷道。

    遊佐的所作所為實在是令羅青不滿意了。

    二十歲就成為了“教授”級別的人物,讓遊佐已經有點兒找不到東南西北了。

    對此,羅青也在找辦法讓遊佐能夠改變,但是遊佐太高傲了。

    羅青知道要不是自己在生物基因技術這上麵研究多年,實力擺在那裏。

    可能遊佐都會給國家申請他來主領這項技術了。

    “羅叔,你要罵我等會兒在罵吧,我記得一號那次事件的時候,你給我說過,說才成為植物人不久的時候還有機會彌補後果,你現在還是先給楊鬆檢查一下吧!我也不希望我又鑄成一樁悲劇。”想到上次羅青說的那些話,遊佐說道。

    “好吧,你的事情等會兒我在找你談,我現在先給楊鬆做檢查。”

    粗略的看了看楊鬆的情況,羅青又對著張蘭說道:“你去我們的實驗室裏麵把我們最新的研究成果的成品拿過來一下,等會兒有用。”

    對自己丈夫的話張蘭從來都是選擇相信的,所以沒問為什麽就直接的出去了。

    “羅叔,你們最近的那個研究成果不也隻是一個半成品嗎?你拿過來有什麽用?”遊佐突兀的問道。

    “聽你小子剛才說,楊鬆沒有任何反應就昏迷了,所以我必須拿點兒東西把你那種藥劑的副作用盡可能的抵消。”

    是的,羅青和張蘭最近的那個研究成果隻是一個半成品。

    所以遊佐才會這麽的不明白。

    “呼……好飽啊!這次是真的吃爽了。”海底世界中,一隻章魚人xìng化的用一隻觸手摸著肚子說道。

    這隻章魚就是楊鬆了,剛才楊鬆控製著章魚分身才捕捉了一條接近半米的大魚。

    用了很長的時間,楊鬆才把那隻大魚捕捉道。

    大魚就是不同於小魚。

    楊鬆隻吃了那條大魚就感覺飽得差不多了,如果還是以前那樣捕捉小魚,楊鬆不知道還要花費多少時間。

    “該去消化了,也不知道他們將我本體弄好了沒有。”

    “藥劑帶來了,現在開始檢查麽?”隻用了十多分鍾,張蘭就從他們的專屬實驗室將藥劑拿了過來。

    “遊佐,你去把羅佳帶過來,現在我們和楊鬆都不是太熟,喚醒他的沉睡的意識可能很難。你讓羅佳過來試試,也許還有轉機!”神情嚴肅,羅青如此吩咐道。

    “知道了。”

    答應了羅青之後,遊佐就像羅佳那裏跑去。

    不過遊佐現在心裏虛的慌,他在想他現在過去給羅佳說,羅佳會不會把他生吞了。

    “阿蘭,你準備時刻檢測楊鬆的身體機能,我現在給楊鬆適量的服用這種藥劑,如果達到了極限馬上告訴我,我好馬上停止喂藥。”將手中的容量瓶的塞子拔掉之後,羅青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一隻滴管出來。

    “好的,你開始吧,我已經準備好了。”

    羅佳現在所在的那間實驗室,遊佐站在困啦床前有些尷尬。

    “你又來幹什麽?”看著眼前這個人,羅佳就有種不舒服的感覺,羅佳也不知道是為什麽。

    “那個羅佳啊,羅叔讓我請你過去一趟。有點兒事情想要請你幫忙。”遊佐吞吞吐吐的說道。

    “告訴他,我不去,也不想去。”羅佳絲毫不給麵子的說道。

    見到羅佳如此堅決,遊佐知道想要讓羅佳過去可能有點兒困難了。咬了咬牙,道:“對不起,楊鬆被我不小心弄成植物人了,羅叔想要你過去看能不能喚醒楊鬆沉睡的意識。所以,你必須要過去一次。否則,楊鬆的蘇醒怕有點兒困難。”

    說完之後,遊佐就不敢看羅佳了,他知道現在的羅佳聽了他說的話,肯定是火冒三丈。

    果然,羅佳爆發了,而且爆發的非常厲害。

    “什麽,你把楊鬆弄成了植物人?你怎麽搞的?如果楊鬆這次有什麽事,那我跟你就沒完。”

    憤怒的女人是相當可怕的,遊佐可算是明白了為什麽當初和島上的那些士兵交談的時候,他們都說女人是個相當恐怖的生物了。

    “那個羅佳啊,我也不是不小心麽,現在你還是別忙著發火了,我們先過去看看吧,也許還有什麽轉機也說不定。”

    現在遊佐的任務就是讓羅佳過去,其他的都可以暫時不考慮。

    所以針對羅佳的憤怒,遊佐直接的無視掉了。

    火急寥寥的趕到了遊佐的專屬實驗室,看著躺在**昏迷不醒的楊鬆,羅佳瞬間就變成了一個淚人。

    “楊鬆,你怎麽了,快點兒醒過來啊,你還要陪我回去的,怎麽可以現在就睡過去了呢?”

    然後羅佳又轉身看著羅青,淚眼婆娑的說道:“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楊鬆,救醒他我就原諒你們,救救他啊!”

    說完,意誌現在本來就不穩定的羅佳,也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