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李連生將張入雲的衣屣脫地隻剩那件混天綾時,李連生見了這紅綾時,竟好似這件物事非同一般,恭恭敬敬地將那紅綾收了,墊好放在一邊,張入雲見他對這紅綾竟如此小心翼翼,一時自己先前提著的一顆心也稍稍放下。wWW。QUAbEn-XIAoShUo。coM隻是他忽然想起日後,這紅綾難免不被照料自己的人看見,若是被人窺伺,自己已幾近廢人,如何能夠周全,心下雖然不舍,但照自己現在情形卻也隻好如此。便央李連生將紅巾盛在一個革囊裏,外用個木匣子裝了,求他到時在自己居所擇一處藏了。

他這六七日來,未曾梳洗,身上已是贓極,今日洗了個澡,果然舒服很多。張入雲這三個月內,渾身的經絡骨骼都在重新生長,一日之內如此嬰兒一般,往往需要睡上半日甚或更多,洗完澡後身上舒適,不覺便又已睡下,待醒來的時候,卻已是第二日清晨了。

此時黃、苗二人,已將人和房子齊備,房子隻是一處民居,雖不大,卻是屋舍俱全,總共租了六個月,卻隻花了十兩紋銀,人是本地一個年紀六旬,相貌墩厚的老者,姓李,此人祖藉此地,量不會個不規距的人。隻多許了他幾兩銀子,要他妥善照顧好張入雲。

臨行前,李連生又買了那鮮肉餛飩與張入雲吃了,並趁兩位師兄不知,將那木匣藏在屋梁之上,還怕張入雲此時身上銀兩不多,取出二十兩與張入雲。張入雲見他為已,竟是事事盡心,不由隻怪自己平日將這六師兄看錯,心裏著實感激。

三人臨別時,黃雷揚麵有愧色,他雖也是心中對張入雲惱怒之極,但此刻他幾人畢竟是棄張入雲危難之際,他又是作威慣了的,自不會在小師弟麵前說些道歉的話,隻是把那

照顧張入雲的李老頭叫他身前,又遞了一兩銀子與他,著實的與他說了一番厲害,那老人得了銀子,自是口中不迭的應承。張入雲見自己這個大師兄能做到此地步,已是讓自己另眼相看了,心裏卻是真的不曾怪過他。

就如此,張入雲就已一個人在酒泉縣又住了數日,那老人雖然偶有照顧不周,但到底此時自己落難,不能與平日計較,能胡亂將就,也就將就了。隻是常與師兄幾人相處,平日裏還不覺得,此時自己孤身一人,卻又覺得寂寞無聊,日子竟是一天比一天難過,好在他自小就過慣了一個人的日子,不幾日,就已調整好心態,日日以思考東方文宇一戰為樂,隻將趁此機會,將自己這些日子以來,功夫長足的進步,做一個總結,也好為將來打算,隻是他上次已吃過在路中染病,妄動真氣的苦,再加上李連生和黃雷揚臨行前一再叮嚀,所以再沒敢運真氣加以演練,隻靜待自己的身體一日日地恢複。

時光迅速,又是五六日過去了,至此已離受傷過去了半月的時間,張入雲雖然還是無力挪動一點,但到底神氣精神要比半月前好了許多,隻是每日裏思考武學上的疑問,卻不能身體力行,實是讓他氣悶,夜裏往往沒有以前睡地香甜。

這一日夜間,他又是在過了良久方才睡下,到了深夜,恍惚中好似覺得有人用手摩挲自己的臉頰,那手又滑又膩,撫摸在張入雲的臉上,令他極是舒服,他人雖已是在夢中,但仍能感覺到那手是出自一位女子。隱約中張入雲隻覺那女子手撫自己的臉,竟是良久也不曾止歇,口中好似還偶爾發出幽幽地歎息聲,張入雲聽那女子的聲音好像極是熟悉,一驚之下,忙即睜開雙眼,卻見眼前一亮,已是天明了。隻臉上那玉手婆娑的觸覺依然停留其上,口鼻中還隱隱有一股熟悉的清香味……。

又過了二三日,張入雲的鬥室竟有佳人來訪,卻是峨嵋沈綺霞,原來當日一戰,張入雲將自己的婆羅葉和寒露丹俱交在沈綺霞手中,自己那一日,一戰擊敗東方文宇理應勝得他的兩麵護心鏡,可其時黃雷揚等人,早已被嚇破了膽,哪裏敢來向沈綺霞索取戰利品,如此來這事就沒一事擱下了。張入雲人醒之後,也曾思及此事,隻不過現在自己一身的傷痛,那裏能理得了這些,再加上他對沈綺霞為人頗為欽佩,倒是不疑她會借此貪沒了自己的寶物。

果然沈綺霞今日來訪,便是為了此事,不但將張入雲的兩樣寶物帶來,還將東方家兄弟的冰火兩麵蠍精的盤節也給帶來。張入雲多日不見生人,心裏已經很氣悶。今日難得遇上,還是為佳人,不由心情大佳。

而今日沈綺霞穿著打扮,卻與往日不同,並未將一頭長發隻簡單的用絲絛束了,而是把那滿頭青絲細細地分了,梳成了需耗廢不少心思的朝天髻,這發式雖較正式,但沈綺霞人本生的端莊,這一發式正好稱她,越發顯得溫柔淑雅,觀之可親。難得她今日又穿了一襲桃紅色的連衣淩花石榴裙,顯得她一身地華貴端莊,與葉秋兒地一身英氣全然不同,容不得張入雲不眼前一亮,雖是冬日裏穿這樣的夏裝難免驚世駭俗,但她本不是凡間人物,怎可與世間女子相提並論。

沈綺霞放下寶物與張入雲一番寒喧過後,卻並未就走,反是走近張入雲的身前,觀了觀他的氣色,稍待方歎了口氣道:“不料,你竟是傷的這般重。”張入雲見她忽然說出這樣私蜜語氣的話,不由臉上微微一驚。卻已被沈綺霞覺察到了,笑道:“我說此話,不為別的,隻為我來時,受了秋兒的重托,她知我家傳醫術不惡,是以要我此番前來,若可以的話,細細地看一看你的傷勢。張師兄,你若不嫌棄,可容我搭一搭你的脈息如何?”

張入雲見葉秋兒未來,卻是沈綺霞來了,心中實是有些疑惑,他心裏有事,為怕沈綺霞笑話,方才一直未問,此番見沈綺霞主動說起葉秋兒,不由忍不住開口道:“不知葉師姐近來怎樣,她不是向來和沈師姐你形影不離地嗎?”

沈綺霞見他問起葉秋兒,先是忍不住笑了笑,但後卻皺了眉道:“她呀!卻是被你害的不淺。”

張入雲聽得沈綺霞如此作答,忙問其究竟。

沈綺霞皺著眉答道:“今番東方師兄敗在你手,掌門師伯雖未說什麽,但其心裏卻是失望的很。因那日見你與他對陣時,好似對我峨嵋派的拳法不但深為熟悉,而且拳腳中也偶爾夾雜著本門的拳法精詣,所以才會追問你是怎麽會本門的拳法一事,東方師兄雖未說,但其它弟子卻有耳聞你和秋兒在杜王鎮交過手。追問之下,秋兒是個火爆脾氣,不但說了那日和你交手一時,還說了當時失手用龍頭發勁將你打傷一事。掌門師伯聞訊很是生氣,數罪並罰之下,將秋兒罰在浮雲洞麵壁一年。此時她已是洞中麵壁思過,所以無法下山來探望你。”

張入雲聽了,心裏很覺不安,其實他與葉秋兒也並未有過深交,但那日在峨嵋山道裏的一番交談,卻讓他對其觀感大為改觀,今又見她為自己偷藝一事,而受責難,他本是不願負人的性格,現今葉秋兒如此境遇,更是感覺自己實是對不起她。

沈綺霞聽他自責,反安慰他道:“在浮雲洞內麵壁也未嚐都是壞事,雖說浮雲洞是本門刑罰弟子的所在,但其洞壁上,卻載有曆代祖師曾留下的內功心法,秋兒這一去一年,對她的功夫卻是大有好處,她的資質本在我之上,說不定一年過後,她的武藝就要超過我呢?”

張入雲聽了她說葉秋兒資質還在她之上,自己一時好奇,就想見問,沈綺霞聰明伶俐,見他一開口,就知他想問些什麽,卻是自己搶先說道:“有什麽話,你且過會兒再說,你現在有傷在身,我怕你說的話多了,過會精神就短了,先容我探了你的脈息,再與你說話如何?”

張入雲依了她的話,隻得任由她輕輕拉過自己的臂膀,伸出如玉管似的五根手指,搭在自己的脈門上。哪知沈綺霞肌理晶螢,皮膚滑膩,雖隻有指上一點與張入雲的皮膚接觸,卻也讓張入雲覺出她膚質異常,不由地心中一動,心跳猛地變快。

沈綺霞正伸指探在他的手腕上,張入雲如此心理,她總能不得知。她從脈息中已知道張入雲好似有什麽心事,不由地也心裏想到些什麽,一時間臉竟紅了,本來如玉一樣白的臉頰上,如今卻是如同濃濃地抹上了一層胭脂,她今日穿著本就嬌豔,而現在的臉上因泛桃紅更是顯得國色天香,確是有沉魚落雁之容。

此時屋中隻有二人在獨處,把張入雲看的一時有些心神不守,他知道沈綺霞必是醫道過人,自己若是亂想,對方一定能夠得知,便忙收斂心神,閉上眼睛,再不敢看她。

卻不知,沈綺霞的這次診脈,竟是用時良久,張入雲一時等地有些不耐,便睜開眼睛,看了看她。就見她正是一副在用心思索的樣子,隻是眼神有些迷離,若不曉得的人,倒是以為眼前這佳人是在思慮心事。張入雲外功精熟,身上各處操縱的極是熟練,此時雖隻腕上一點皮膚與沈綺霞接觸,卻也隱隱地,好似能覺得對方指上的血液流動甚是不平靜,與此時沈綺霞麵上的表情完全兩樣。

又過了好久,沈綺霞方才從沉思中醒了過來,一張口就說道:“觀你脈像沉實,你一身的傷雖重,卻已無大礙了,最要緊的卻是你的全身經絡骨骼,竟在慢慢地發生變化,照我看來,這樣的變化於你的身體來說,隻會變好,不會變糟,實是要恭喜你了。隻是你近來,好似有些心緒不定,脈息中略有些火氣,想來是你最近夜裏可能睡地不甚踏實之故。隻要你熬過眼前的三個有,不但功力盡複,說不準還能有所進益呢。”說完,從懷內取出一個青瓷瓶,遞於張入雲道:“這是我家傳的養神丸,這瓶內剛好有九十粒,足夠你三月的用度,每日隻在睡前服一粒,可保你夜間睡的沉穩,骨骼經絡在夜間生長的最快,如此一來,若是服了這藥的話,興許不過三個月,你就能恢複如初了。”

張入雲聽說服了此藥能讓自己早點恢複,自是高興非常,口內忙不住的稱謝,他卻不知這藥的珍貴和沈綺霞為了取這藥,在三日裏,往返了幾千裏的奔波。

二人相處已是良久,此時已是隆冬,夜裏黑的極早,張入雲見沈綺霞在天色這麽晚的時候,卻並未言走,他是主人,自己不好逐客,隻是二人畢竟都是年輕男女,共處一室這麽長時間究竟不好,他張入雲眼看著就要是金燕門棄徒,自然是無所謂,可對方卻是峨嵋門下極受寵愛的弟子,若再傳入峨嵋掌門耳中,浮雲洞內怕不又要多一個麵壁的人!

沈綺霞也好似查覺到張入雲的心裏的疑慮,在房中踱了幾步後,反倒忽然開口與張入雲說道:“張師兄,此地甚是幽靜,現在又是已近夕陽,小妹我想在你這裏再坐一坐。”她話說的雖輕鬆,但卻好似頗廢了一番功夫,言到後來,聲間竟微微有些發顫。

張入雲答道:“沈師姐,還請隨便,隻要不嫌小弟這裏地窄屋陋,盡管歇息好了。隻是還請沈師姐日後,再不要稱小弟張師兄了,如不見外,隻管叫我阿雲或師弟好了。”

沈綺霞道:“我知秋兒那丫頭多嘴,已說了我的生辰與你知曉了,即如此,那我日後隻管叫你張師弟好了。”她口裏雖說了這話,但臉上卻無絲毫表情。

張入雲隻見她自找了較遠處一張椅子座下了,卻不再說話,半日裏隻在那椅子上獨自坐著,待到後來,雖不真切,但好似聽到沈綺霞口中輕聲地,喃喃自語地說道:“阿雲,師弟……。”

夕陽下,張入雲隻見眼前,正斜斜地坐著一位麗人,她人生的本白,此時在夕陽的餘輝下,更是白的不似真人,而是如同一尊玉像一般,加上她口中半日不語,長長地睫毛隻在臉上空自低垂著,再合著她高高地鼻梁和尖尖地下巴,更如同是畫上的玉人一樣,一副完全迥異於葉秋兒地沉穩的美。看的一旁地張入雲一時沒有留意,口中情不自禁道:“好美!”

沈綺霞好似被他這一句話,從沉思中驚醒,待回過意後,才臉上紅了一紅道:“你慣與女子如此說話的嗎?難怪秋兒說你貌似忠厚,心裏卻不老實。”

張入雲聽了她說的話,自己一時語結,竟半日說不出話來。眼前這位麗人,雖是人甚和藹,但長久以來在他心目中,卻有股不怒自威的威儀,自己和她在一起,卻總是因心生敬佩而不敢親近。二人雖無嫌隙,但卻還不如和葉秋兒相處自然。此時張入雲心下惴惴,自是不敢再亂說話,這屋子本小,二人一時間都不說話,頓時便覺地很是尷尬。

沈綺霞也覺得剛才一句話說地張入雲有些難堪,心裏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隻是她也羞於向張入雲解釋,隻是將白地亮人的脖頸引了引,隻是她此時心裏跳地厲害,以張入雲的目力,依稀能看見她玉肌下的青筋在一張一弛地起伏著。

二人就如此在這尷尬的氣氛裏渡過了良久,張入雲雖覺得有些奇怪,隻是見沈綺霞這樣,他也不知該行如何舉止,隻是此時屋中雖是尷尬,但他竟不太為意,雖然自己心裏說不出有什麽感覺,但在這一刻裏,他卻是自覺頗為享受。

又過了許久,天色已大黑了,沈綺霞知再不能留,便踱到張入雲身前說道:“此時天色已晚,我該回去了。你在此好生養病,以你的毅力,我想不出兩個月,就能全部恢複。”說著轉身欲辭。

張入雲見她即刻要走忽然想起一事,忙口中留道:“師姐,慢走!”沈綺霞聽他說的急促,回轉身道:“什麽事?”張入雲道:“我此時身上有傷,現在卻又多了寒露丹這幾樣寶貝,放在身邊反不好,還請師姐幫我把這幾樣物事藏起來。”

沈綺霞問他藏在何處,張入雲把眼望梁上瞟了瞟,沈綺霞抬頭望梁上看去,仔細分辨之下,果有一個和橫梁一色的木匣在其一角隱著,嫣然一笑之際,便欲縱身而起,忽想起自己正穿著石榴裙縱起不雅,想了想,便玉手一伸,衝著梁上的木匣淩空一抓,竟將那木匣憑空收在手裏。

張入雲見了大驚,他雖然事先已知道沈綺霞習得先天罡氣,但卻不知她還會淩空取物,這木匣雖小,但照她剛才那樣舉重若輕的手法,就已足見她功力純熟了,相較之下,她怕是要比葉秋兒功力高出不隻一截,隻奇怪她平日裏怎麽一絲也沒顯出。

沈綺霞見他臉色上已露出疑慮,便開口道:“張師弟,我會淩空取物一事,還請你勿要與別人提起。”張入雲答道:“這是自然,隻是,這是為了何故啊?”沈綺霞道:“我想你應該已然知道,秋兒到現在還沒有習得先天罡氣,她若是知道我已會了淩空取物,我怕她心裏會不高興。”張入雲聽了,笑道:“我看倒是不見得,葉姑娘平日裏雖然有些小性,不過性子卻是很直,她若是知曉了你會這門功夫,恐怕不會生氣,反倒會更加怒力地在功力的修為上下功夫。”

沈綺霞見他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心裏頗為驚訝,言道:“想不到你隻和秋兒單獨說了一次話便這麽了解她。”說完垂首不語,隻將那木匣打開,將手中的各色寶物放了進去。

過了一會兒方道:“不錯,這確是我不如秋兒的地方,她性子雖魯直,但心中卻不藏一物,如今雖在修為上有所限製,但日後修行地越是精深,於她卻越是有益。十年之後,隻怕到時的她已是不可限量。”說著抬起了頭,眼中幽幽地顯是頗為向往

張入雲見沈綺霞今日言談舉止與平時頗為不符,正在思忖時,卻見她已將木匣收好,不偏不倚地又拋回原地,勁道準頭,都是自己所不能及的……

當沈綺霞請辭,行至門前時,忽然回過頭對張入雲輕聲說道:“張師弟,日後可要我再來看你?”張入雲坦然回道:“那自然好,我在這裏一人枯坐甚是無趣,師姐若是願意,隻請來好了。”沈綺霞聽他如此回答,卻好似如釋重負一般,舒了一口氣後,方嫣然笑道:“那好,等過年的時候我再來。”

張入雲先前還不覺得,見她此時真的要走,心下裏忽然很不舍得,便脫口而出道:“師姐留步!”話剛一出口,他便已後悔。

可此時沈綺霞已止了腳步,回過頭道:“什麽事?”

張入雲不喜說謊,隻得說道:“沒什麽,隻是一時舍不得你走……。”沈綺霞聽了,心裏一甜,口中卻道:“這是為什麽?”張入雲見她如此相問,口中實是難以回答,於是道:“也不是為什麽,隻是這麽長時間以來,也沒有人和我說過這麽多的話,再加上你今天坐那裏實是很美,所以才一時口不擇言,請你留下。”

他以為自己說了這一番話,恐要若對方不高興,卻不知此時沈綺霞心情大好,隻聽她笑道:“嗬,那我下次來的時候,仍是坐在那裏讓你瞧可好。”張入雲見她竟不生怒,大出自己意料之外,一時鬥膽,竟說道:“那好,隻是下次你再來的時候,可要做的近一些才好。”

沈綺霞聽他語裏已有些調笑的意思,抿嘴薄怒道:“不和你亂講。”心中一時激動,終沒忍住,行至張入雲身前。拂拂他額前的亂發,整了整他身上的衣被。之後,方飄然而去。

張入雲也如墜雲霧裏,隻覺方才沈綺霞拂試自己的手背滑的膩人,彎腰替自己收拾衣被時,自己又幾能聞到對方領口內的幽香,一時心裏說不出的心滿意足,這一晚他雖忘了服沈綺霞留給他的丸藥,卻也是睡地極是香甜。

從第二日起張入雲服了沈綺霞留下的丹藥後,果然夜裏睡的極甜,晨時起來,也精神極是完足,十數日過雲後,他自覺近日恢複的要比往日快的多,隻是還不敢行動及亂運真氣。

可他的好日子,卻是就此而止。

當日裏,苗人玉為張入雲找人看顧時,便是心下留了心。那找來的李老頭,雖是貌似忠厚,人也客氣,卻偏有一樣好賭錢的惡習,這幾日裏,他手氣不好,輸了不少。見張入雲一個病人,身邊卻又帶有好多銀兩,夜裏睡得又沉,便留了心。

(全本小說網 www.QUAbEn-XIAoShUo.com)